<
会声会影论坛 > 修真小说 > 天龙大哥大 > 190 擂鼓山 7
    眼看着鬼影子出手,萧峻自然不会无动于衷。就在童姥一掌拍出,攻向鬼影子踢出的右腿时,萧峻立即出手,只见他右手倒拎着手中的虎魄,快速的向着童姥奔去。

    萧峻将出手时机拿捏的非常精准。眼下童姥攻出的一掌,即将与鬼影子踢出的右腿碰上,若她不改变动,即便能够将鬼影子重创,也必会被萧峻手中的虎魄击中。而若是童姥临时变招,招式的威力必然会下降一筹,只要鬼影子撑过这一招,萧峻有自信抢得先机,到时候情势就对萧峻一方更为有利!

    不过,萧峻的算盘虽然打得够精,但童姥近百年的武学经验,又岂是旁人能够比拟的。只见童姥突然变掌为爪,以天山折梅手中的擒拿手法,在鬼影子踢来的右腿上,顺势一带一引,令其转为攻向急奔过来的萧峻。

    但鬼影子当年毕竟是与逍遥三老同一个等级的人,哪里会任由童姥捏扁揉圆,只见他左脚尖猛地在地上一点,一个旋身,右腿以更为猛烈的力道,踢向童姥的脑袋。

    而这时候,急奔而来的萧峻,也适时的自下而上撩出的一刀,攻向童姥……

    虽然童姥的武功要高于鬼影子和萧峻,但俗话说的好,双拳难敌四手。童姥就算再厉害,也敌不过两个稍逊她少许的人联手。若是萧峻没有虎魄还好说些,童姥拼个以伤换命,了结其中一人。剩下那一人也不是她的对手,最终的胜利不难取得。可问题是,童姥十分清楚地知道,在面对持有虎魄这种神兵的萧峻时,稍微一不留心的话,后果绝对是非常严重的。以伤换命这种做法是绝对不可取的。所以,面对鬼影子和萧峻两人的联手。饶是武功高如童姥,也只能暂避其锋芒。

    能够逼得童姥退却,萧峻一时间精神大振,趁着童姥身在空中。没有在地面上那么灵活。立即便将内力灌注进虎魄当中,发出一道刀气,直攻向空中向后飘退地童姥。

    鬼影子看到萧峻的动,立即运转轻功冲上前去,试图牵制童姥地动,以配合萧峻的攻击。

    萧峻所发出的刀气,较之鬼影子的速度要快上许多,利用这细微地时间差,童姥先使出一个千斤坠落回到地面上。林雷躲过萧峻发出地刀气,随即使出天山六阳掌来,向仍处在空中的鬼影子发起攻击。

    识得童姥厉害的鬼影子,自然不会跟她硬拼。只见鬼影子的右脚尖在左脚背上轻轻一点,身形猛地在空中又拔高了数丈。以此来躲过童姥的掌劲。

    边上的萧峻自然不会任由童姥对鬼影子出手。当即便冲着童姥发出一记刀气来,以此为掩护。

    趁着童姥躲避萧峻的攻击。鬼影子迅速落回到地面。他的脚尖刚一着地,身形还没有完全稳住,便没有丝毫迟疑的,再度向着童姥攻了过去。

    有了鬼影子地牵制之后,萧峻的攻势更加一发不可收拾起来,只见他毫不吝惜内力的不断发出刀气还有掌力,直攻向童姥。

    如今这一幕与前些日子萧峻、萧峰两兄弟联手,在武林大会上力挫慕容博那一幕颇为相似。不过童姥毕竟不同于慕容博,她不像慕容博那样要顾及到慕容复的安危,而且童姥的一身武功,比起慕容博来更是要高了不知道多少。所以,尽管眼前地情况是童姥略处于下风,但却丝毫不显狼狈,更加不露败象。

    面对此种情况,萧峻心中虽有气馁,但手下攻势却是依然不减,他十分清楚地知道,接下来比拼的就是双方地耐久力了,谁先撑不住,就会面临失败,而失败的代价就是死亡。毕竟以双方结下的梁子来看,可以说的上是不死不休了。向来霸道的童姥绝不会放过李秋水的后人,而接连受辱的萧峻,更是不会向童姥妥协。

    眼看着时间缓缓过去,双方的争斗依然没有停下的意思,在远处旁观的王语嫣,不禁开口向海娃问道:“海娃,你刚才不是说过,要去找你师傅出来制止这场争斗的吗?怎么到现在还不去?”

    看着场中拼斗的三人,海娃大大咧咧地说道:“安啦,有了那位黑衣蒙面的老前辈插手,爹他是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王语嫣紧咬红唇,缓缓开口说道:“可是……”

    海娃摆了摆手,打断王语嫣的话,郑重地说道:“眼下这种情况,就算我找来了无崖子师傅又能怎样?那个童姥刚才所说的话,语嫣姨姨你也听到了,我跟爹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对他的性格可以说是非常了解。童姥的话对于爹来说,就是不折不扣的侮辱,在接二连三遭受到那种侮辱之后,别说是无崖子师傅这么一个不相干的人,即便是爷爷还有二叔、三叔他们都来了,也不可能制止得了这场争斗的!”

    顿了顿,海娃又开口补充道:“语嫣姨姨,别看我爹平时很好说话的样子,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一旦我爹他下定了决心,就绝对不会因为任何事物而有所动摇!”

    听了海娃的话后,已经被解开穴道的银川公主,点了点头,向王语嫣说道:“海娃说的没错!语嫣姐姐你别看他平时待人做事都客客气气的,但如果他打定了什么主意,无论结果是对或是错,他都是绝对不会改变自己的初衷,更加不容许旁人说三道四!”

    说到这里,就听银川公主的语调突然一变,只见她双眼满是忿恨之色的看着童姥,冷声说道:“更何况,那个什么童姥先是无故重伤奶奶她老人家,接着又逼夫君他出手将咱们杀死!可以这么说,咱们与那童姥之间的恩怨,是完全没有可能化解得了的,结果必定是以其中一方的败亡收场!”

    从来没有见过银川公主这幅模样的王语嫣,在听了她这么一番话之后,顿时愣在当场,张了张了嘴,可愣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虽然李秋水也是王语嫣的外祖母,但王语嫣对她却并没有多少感情,再加上适才被李秋水算计了一把,王语嫣对于李秋水的印象可谓是差到了极点。所以,尽管眼睁睁的看到童姥重创了自己的外祖母李秋水,王语嫣心里也没有要为李秋水报仇的想法。

    可银川公主却不然,她从小是在李秋水的管教下长大,跟李秋水的感情可谓是深厚到了极点。如今眼看着李秋水被童姥打的不知生死,再加上童姥一而再、再而三的怂恿萧峻杀掉她,银川公主对童姥的恨意,即便是倾五湖四海之水,也无法将其化解。

    所以,尽管银川公主心里有些担心萧峻的安危,但对童姥的恨意却是压过了一切。而且聪慧的银川公主也十分清楚的知道,如果萧峻因不敌童姥而战死的话,自己的下场也是只有死路一条。

    看着茫然无措的王语嫣,银川公主不由得轻叹一口气,缓缓将自己心中所想告诉给王语嫣知道。将完之后,银川公主满怀歉意地说道:“语嫣姐姐,真是对不起你!若不是当初硬拉着你一起来这擂鼓山的话,你也不会遭遇到这般事情!”

    出乎银川公主意料之外的,王语嫣并没有歇斯底里的哭喊,也没有对此表示愤慨,而是满脸迷茫的问道:“为什么那个童姥一定要杀了咱们?就因为咱们是她老人家(李秋水)的后辈吗?”

    还没等银川公主开口回答,就听王语嫣继续问道:“为什么大家一定要争斗呢?和和气气的不好么?”

    这时候,海娃突然开口说道:“只要身在江湖之中,就无法摆脱争斗的宿命!”

    王语嫣无意识地问道:“那为什么不远离江湖,来摆脱争斗的宿命呢?”

    海娃突然一笑,说道:“我记得爹曾经在给我讲故事的时候,说过一句很有道理的话,他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所以想要远离江湖摆脱争斗的宿命,只能独自一人避世隐居。可是,我不认为有人能够忍受那种孤寂的生活!”

    一直留心场中拼斗的银川公主,突然开口向海娃问道:“海娃,你说如果我用那个无崖子威胁童姥,会不会……”

    还没等银川公主把话说完,海娃便连连摇头,打断她的话,开口说道:“娘你想都不要这样想!无崖子师傅虽然全身瘫痪,但他一身功力,即便是爹他也远远比不上。再说了,以童姥的性格来看,若是娘你用无崖子师傅的性命威胁她的话,估计她肯定会先行将无崖子师傅杀死,然后再把在场的所有人杀个干净,最后再自杀的!”

    银川公主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嘴里面喃喃说道:“是啊,以那个童姥的行事风来看,绝对有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