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声会影论坛 > 玄幻小说 > 大唐剑神 > 第八十三章 再回红楼
    李密!下次宋某再现之时,便是取你性命的时候!”传遍万水千山,天上鸟儿的鸣叫可以见证,水里鱼儿的龙跃可以得见。

    在新的一年将来未来之极,这是人们最后一次见到宋凌云。

    海外有仙山,山在虚无缥渺间!

    “小姐,寇仲和徐子陵现在抵达了彭城西方位于通济渠旁的大城梁都。还要不要继续派人跟踪。”宋紫衣望着窗外的无星无月苍茫的天空,听着手下人的汇报。

    “连李世民率着天策府高手亦拿他们没责,难怪慈航静斋会这么忌惮他们,看来他们果然是使天下愈乱的不稳定因素。继续跟踪!”宋紫衣没有回头,仿佛在对着天空自言自语道。

    “对了,还没有查到石之轩的葳身地点吗?”宋紫衣冷然道。

    “对不起,小姐,属下已经根据小姐的示意,跟踪侯希白,此人似乎和阴癸派有很大的过节,一直在秘密查她们。”

    “侯希白,花间派传至这一代算是完了。竟然反而迷上了师妃暄,真是可笑。”宋紫衣的神情没有一丝波动,仿佛结果早在她的意料之中,石之轩若是这么好找,隋朝也就不会这么快亡掉了。

    慈航静斋,邪王石之轩,宋紫衣仿佛已然想的有些出神了。

    沉默了很久,她才喟然叹道:“你先退下吧!”

    就在黑衣人快走到门口之时。宋紫衣又叫住了他道:“等等!有没有少爷地消失?”

    黑衣人一震,慌忙跪下道:“对不起,属下……”

    “好了,你不要说了!先退下吧!”宋紫衣的心思仿佛已经不在上面,目光又回到无尽的苍茫之中。~~~~~~~~~~~~~~~~~~~~~~~~~~~~~~~~~~~~~~~~~~~~~~~~~~~~~~~~~~~~~~~~~~~~~

    “少爷,你回来了!刚刚小姐还提到你,少爷你不能进去……”这名丫环虽也练过武功,但是在宋凌云面前,与普通人其实没有多大的区别。

    蒸腾的雾气,缭绕的女儿香气。清莹的水声!

    构成一张美女出浴图!

    柔美的线条,在雾气中若隐若现,加上精美的脸部轮廓,恐怕就是七仙女偷下人间洗澡的美景亦不过如此吧!

    可惜宋凌云却根本不懂欣赏,亦没有心情欣赏。

    “少爷,你没事就好!紫衣可是担心了好久!”在宋凌云地目光下,宋紫衣却依然罔若无人,没有一丝扭捏之态,神情自若,以一种独特的带着一种似懒洋洋引人心扉的柔美声音道。

    “我来是问你要一个人?”宋凌云直截了当道。

    “是什么样的人能让少爷如此隆重。紫衣真是很好奇,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呢?”宋紫衣柔若无骨的纤手盛起一瓢风,轻轻举起从雪白的肩头。缓缓倒下,顺着冰肌玉肤,流至莹白的玉乳,撞击在那一点嫣红之下,四散开来,然后再回落到齐胸的热水之中。

    “是一个少女,红衣少女!”宋凌云将身体转了过来。以背对着宋紫衣,淡然道。

    “少爷可真有眼光,这可是紫衣这里最有潜力,资质最好的少女。不过紫衣不明白少爷为什么突然会开口问紫衣要她呢?”宋紫衣轻抬玉腿,最神秘之处短暂一现,却极尽诱惑之能,她知道宋凌云就算转了过去,以他的超人感知亦和亲眼目睹无多大地差别了。

    “你只要说答应还是不答应?”宋凌云眉头轻颇,他当然知道宋紫衣在故意诱惑他。不过。若是连这点定力都没有,那他真的妄称剑神了。

    “少爷既然开了金口。紫衣怎么敢不答应呢?紫衣只是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当然少爷若是狠心拒绝,紫衣也不会怪少爷地。”宋紫衣忽然转过身子。将最完美之处尽藏水里,露出洁白无瑕的裸背,一双玉手搁在浴盆之沿,香腮就这么搁在玉手之上,眨着明眸甜腻道。

    “说?”宋凌云不是不懂得欣赏美人,但是人之所以能主宰大地,就是因为他懂的自控,不会完全只凭本能行事,更何况宋凌云的武功达到那种程度,情欲本就比普通人要淡的多。

    “少爷,紫衣后面构不着,你能不能帮帮我?”宋紫衣忽然腻声道。

    “你……”宋凌云猛然回头,后面的话却突然间说不出来了。

    因为宋紫衣不知何时,竟然已经从浴盆中站了起来。

    比白玉更白的幼嫩肌肤.此刻因热气与玟瑰花瓣而微微

    |一如灿烂桃花。

    美则美已,但是脸上的神情却已变成淡漠。

    “少爷,你说什么是爱?什么是恨?”宋紫衣突然道。

    “最浓烈的是爱,最深沉的是恨!”宋凌云感然道。

    “是啊!爱的愈浓,恨的愈深!”宋紫衣幽然一叹,神情忽然变得深幽无比,仿佛她的心根本就不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女。

    “可以去一趟这个地方吗?”良久,宋紫衣拿出一张简易地图,交给宋凌云之后,就再没有看他一眼。

    宋凌云没有去问为什么?因为他自已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答应。

    “少爷!其实我们是一类人!”看着,宋凌云远去的背影,不知何时已然转过来地宋紫衣幽幽叹道。

    海水冲击着礁石,一遍又一遍,仿佛永远不知道劳累。

    大海是一个充满梦的地方,有无数人为了征服那片海,而踏上征程。

    宋凌云地海又在哪里呢?

    “少爷,小姐说你向她要了我?”还是当年那袭红衣,有着一双修长美腿红衣少女,单膝跪地,欲言又止几次,终于说了出来。

    “紫衣没有告诉过你,我是不喜欢别人向我下跪地。”宋凌云听着海的声音,淡淡道。

    红衣少女听到了,但是她还是没有起来,这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就因为成为了习惯,你让她突然改过来,反而会不习惯。

    “你愿意离开红楼吗?”良久,宋凌云才问道。

    “离开红楼?”红衣少女一怔,一时间不知道宋凌云指地到底是什么?

    “脱离红楼,过一种全新的生活!”宋凌云的声音加重了几分。

    “为什么是我?”红衣少女不解道,红楼中象她这种年纪的少女并不占少数。

    宋凌云没有直接去回答少女的疑问,而是沉默了良久,仿佛为了逃避心中的真实情感,转过身去,将目光投向在黑夜中显得有些阴沉的海面。

    才沉声道:“宋剑死了!”

    红衣少女的娇躯不可抑制的一怔,明亮的双眸一下子黯了下去,淡淡的蒙上一层雾气,但是很快又被她自已以眨眼的方式强行忍住了。

    “他是怎么死的?”少女的语气虽然还是淡然,但是无论如何掩示,还是带上了一丝伤感。

    “因为我而死的!”宋凌云沉声道。

    少女沉默了!

    “你跟我来。”

    一方石碑,一座孤坟。

    这就是宋凌云带少女去的地方。

    坟的旁边插了一把断剑,但是却仿佛插了一个世界。

    属于男人的世界。

    阴显鹤之墓!

    寥寥数字,但是当红衣少女看到这五个字的时候,泪水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你恨我吗?”宋凌云看着这五个字道,那是他用剑刻上去,不是简单的刻上去,每一笔每一划都融入了独孤九剑的剑意。

    相信宋剑泉下有知,亦能含笑九泉了。

    红衣少女没有去回答宋凌云的问题,而是望着天空,仿佛回忆一般,轻喃道:“我叫阴小纪,哥叫阴显鹤,其实在很小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失散了,但是没想到却意外在红楼相遇。哥说是少爷,才让我们俩兄妹能团聚,所以他说我们要报答少爷。

    有一天,哥跟我说,少爷教了他天下独一无二的剑法,叫独孤九剑,虽然他现在还无法学会,但是他相信他一定能掌握。

    我也很为哥高兴,因为经过不短的日子,我们已经对红楼有了归属感,因为我们有了新的家。

    从小我们兄妹最大的梦想就是能有一个家。

    后来少爷闭关了,红楼便开始有小姐来打理,少爷一闭关就是几年,而红楼在小姐的打理下也日趋状大,渐渐的少爷的影响在红楼中开始变淡了,甚至只知道红楼有小姐,却不知道有少爷。

    为此,哥和小姐大闹了一场,他认为是小姐背叛了少爷。于是哥宣布成立剑楼,剑楼之主永远是少爷。

    再后来少爷出关了,却宣布红楼由小姐打理。

    哥失望了,但是他从没有怪过少爷,在他心中,红楼之主永远是少爷。”

    “离开红楼吧!去过普通人的生活,这是你哥最后的心愿!”宋凌云叹了一口气,当先离开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