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声会影论坛 > 玄幻小说 > 大唐剑神 > 第二十一章 独孤九剑对天刀八式
    “破刀式”用以破解各种刀法,讲究以轻御重,以快制慢。但是宋缺的天刀却不是破刀式就能破得了的,所以宋凌云用的不是“破刀式”而是“总诀式”。

    无匹的剑气倾泄而出,剑光四射,一点剑芒顿时化万点寒点弥漫开来,宋凌云的长剑虽不是急速舞动,却已舞成一道剑幕隔在两人之间。

    宋缺见了宋凌云的剑幕禁不住轻轻的咦了一声。

    但见宋凌云的长剑虽只是舒缓之极地划动着.每一招每一式都似是慢慢地演示给别人看一般,但在招式与招式之间好似根本就不曾有任何间断,因此那长剑组成的剑幕就如铜墙铁壁一样,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进攻都必将撞到宋凌云的长剑上。

    独孤九剑之所以被称为有进无退!招招都是进攻,攻敌之不得不守,就是因为“总诀式”。

    一般的高手相斗,常常会在对方的招式之中寻到破绽,即或招式上没有破绽,那么在招式与招式之间也必然会留下间隙,于是这间隙就会成为对方格击的目标。

    而独孤九剑的剑招本身绝妙之极,那是独孤求败以自己绝顶聪明综汇他所见到的各项奇招异式演化而来,在剑的收式与起式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间断,因此他的剑使起来好似是只有极为漫长的一招而不是由一招一式组合起来的剑法。

    所以“总诀式”才是独孤九剑真正的神髓。其实真正的独孤九剑只有二式,  “总诀式”是攻敌之不得不守,而”破气式”是在“总诀式”的基础上,寻找机会,一击必胜,从而达到破尽天下武功的目的。但是尽凭自身真气化形,以点击面,以集中攻分散的“破气式”对内力的消耗无疑是巨大的,于是在“总诀式”的基础上又演化了七式,为对“破气式”缺点的弥补。只是“破气式”真正的完善却是在其他七式之后。

    一阵金铁交鸣声,势如山压的刀势终被宋凌云如春蚕化丝般的剑势消耗殆尽。宋缺的俊目越来越亮,  气势更不住膨湃增强,周遭空气似禁不住宋缺无匹的气势终化成无形刀气,直扑向宋凌云密不透风的剑幕。

    宋凌云感到压力越来越大,知此战就是前世盛世之时也无必胜把握,真气全力运行,不再有所保留,也难以保留。

    剑幕突然一顿,万点剑芒化成一点毫光,闪出刺目的光芒!

    也就在同一时间,宋缺双手握刀,高高举起,如泰山压顶般的气势突然消失,但置身其中的人却反觉压力更大,那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轰!”暴风雨终于倾泄而倒,大地似都在颤动!

    磨刀堂外,宋玉致,宋师道,宋鲁,宋智表情各异!

    宋玉致有担忧,有心痛,还有那一丝无法排遗的感动!

    宋师道除去担忧之外,更多是崇拜和羡慕,宋缺就象一座永远无法推翻的大山,实实在在的摆在每个宋家人的眼前,但是宋凌云无疑给了他们另外一种诠释,这座山并非高不可攀。

    宋鲁表情凝重,他也在担忧,他担忧的不仅仅是宋凌云一个人,这种从没可能出现的感觉,让宋鲁的心也沉重起来,无论是否喜欢,宋鲁不得不承认,无论结果如何,此战之后宋凌云无疑将成为继宋缺之后,宋家的另一座高山。

    宋智表情还是一如既往平静,人的表情可以虚假,但是眼睛却是骟不了人的,宋智内心真的象他外表那般平静吗?

    宋凌云的内力终是逊了一筹,连人带剑被迫滑退,握剑的右手衣袖已经被真气碾成碎片,用剑至今,宋凌云的剑势尚是首次被连人带剑迫退。但是宋凌云心中却丝毫没有一丝不痛快,那是只有真正尝过高处不胜寒的滋味才会有的感觉。

    宋缺刀峰遥指这年轻的对手,并没有乘势追击,难已为继的感觉,宋缺已经久违了很久。宋缺长笑道:“痛快!痛快!从未试过这么痛快。‘

    宋缺随意的抛开手中的厚背刀,划着完养弧度,厚背刀从哪里来,又回到那里。只是在刀锋中央,有一条裂痕正在无声的曼延。

    天空突然昏暗了下来!

    昏黑的大堂内,宋缺挺身做立,右手就象召唤远古的孩儿,一柄古朴的薄刀飞入宋缺的右手,左手缓缓抚过,便已卸下刀鞘。

    那是一把薄如绸缎像羽毛般轻柔灵巧,还渗出篮晶晶的莹芒的薄刃,让宋凌云不自禁想起前世的紫薇软剑。

    宋缺的目光在刀身来回巡迳,柔声道:‘此刀名水仙,本人曾就此刀的特性,创出‘天刀八诀‘,每诀十刀,共八十刀。刀下无情,你要小心了!”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剑名流光,招名独孤九剑!”仿佛在呼应宋凌云的话语,长剑上泛起一道流光。

    “九九归一,剑以孤独名!好一个独孤九剑!我‘天刀‘宋缺自出道以来,从没有人敢与我刀锋相对,而你不仅剑剑破锋,还能全身而退,若你能挡过接下来的八十刀,你就是我宋阀下一任的家主。”宋缺仰天笑道。

    宋缺把刀鞘随意抛开,左手扬刀,笑容倏敛,代之而起的是凝重,心神完全融入刀意,丝毫没有因宋凌云的义子身份而有所影响。

    ‘天刀八诀‘第一式名为‘天风环佩‘,意境是有天仙在云端乘风来去,虽不能看到,却有环佩铿锵的仙乐清音。‘话音刚落,手中水仙薄刃化千百道蓝汪汪的刀芒,把宋凌云连人带刀笼罩其中,刀法精妙绝伦,令人难以相信。

    宋缺似已知道宋凌云的剑势讲究有进无退!招招都是进攻,竟是抢先进攻。

    刀风呼啸声在四面八方响起,宋凌云竟然闭起双眼,持剑而立,待到水仙薄刃尚差尺许就往胸胁扫至时,才大喝一声,独孤九剑第二式“破剑式”,瞬移也随之发动。

    “破剑式”并非如其名般只用以破解普天下各门各派的剑法,那是一种意境,一种破尽天下剑意的招式。只要有招就有意,那么就可破。

    ‘叮‘!一声清响过后,蓝芒与银芒不断交击,宋凌云连挡宋缺接踵而来,有若鸟飞鱼游,无迹可寻的连续九刀,宋缺也同样连挡宋凌云快若流星,有若万剑齐发,无处可逃的连续九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