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声会影论坛 > 科幻小说 > 外星文明继承者 > 第一百二十四章:事情真相
    “哦?呵呵,好像我才出来混没多久,还没弄明白怎么做才算是“会来点儿事儿,和“聪明伶俐,呢?”看着这个姓古的东西那张快要乐疯了的嘴脸,梦忆变和李扬忍笑忍得肚子都疼了。以至尊科技的名号想要打压至尊科技的幕后老板,呵呵,他很有“道”、他道行高,他都该成精了他。对于这个实在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的白痴。李扬只能正面出击了。

    “哎呀,不是兄弟我说你,你看,你明明已经看到了我正在和梦姐探讨事情呢,你要是识趣儿点儿的话,就应该回避一下不是吗?连这点儿眼力见儿都没有,难怪你的公司一直都是公司了。到时候打扰了我和梦小姐的“商业洽谈”可别怪兄弟我不讲情面啊自从刚刚这个姓古的东西一直有意无意的贬低和忽略李扬梦忆变并没有真的采取什么措施的时候,他就已经断定这李扬肯定不是跟梦忆变关系很近的朋友,于是,他现在已经很是明目张胆的开始用话挤兑李扬了。

    “噗嗤!”梦忆变终于没能忍住,当着李扬和那个姓古的东西的面儿笑了出来,而且还有一而不可收拾的势头。那种花枝乱颤的娇美,饶是见惯了各色美女的李扬,也为之心驰神往,更别提原本就是头色狼的白痴姓古的东西了。现在,人家已经被梦忆变因为趴在桌子上面娇笑,而微微露出来的那条深深的沟壑吸引的三魂七魄给勾走了两魂六魄,剩下一魂一魄已经不足以支持他身躯的“正常运行”了。

    李扬倒是没怎么太过失态,毕竟自己身边儿的凌雪雁、肖雨喃、龙语嫣、木野洋子、朱迫、王雪婷,就连还在印尼抱怨自己“反人道主义、不爱惜美女”的那一百朵“鲜花”那个都不比梦忆变差,所以在经历了“艰苦磨练”之后,李扬的心智倒也还算坚定。^^  **

    “好啦,瞅你笑的,再笑的话你的咪眯可是会被压爆的哦。”看着梦忆叟胸前那两团柔软已经被挤压的有些变形了,实在不忍心再让它们两个继续受其主人的“虐待”于是李扬忍不住对梦忆变调小了一句,结果惹来了身边儿一阵满含杀气的目光。

    “怎么了,心疼啦?怕你以后没得摸?呵呵,放心吧,我的两个宝贝可是弹性十足哦,你这个坏小子刚刚不是已经确认过了嘛就在被李扬打断了自己欣赏眼前雪白香艳美景而极度愤恨的姓古的东西刚。想开口怒喝的时候,梦忆变极具挑逗性的给了李扬一记大大的白眼儿,然后又似嗔怪、又似埋怨的对李扬调戏道。那妩媚的表情丝毫不顾及李扬身边儿那已经被她那极具震撼性的话语震惊的差点儿神经错乱了的姓古的东西的感受。

    “唉,你这妖精整天除了诱惑我以外,你就不会干点儿别的啊?好啦。没看人家“古先生,都已经下了逐客令了吗?我可是要先闪人了,要不然辛辛苦苦让雪雁姐帮我展的至尊科技可就要被我们自己的代理商给挤垮咯。”李扬身手轻轻的捏了下儿梦忆变那翘挺的小鼻子,然后也不管旁边儿那姓古的东西已经被李扬的话吓成什么样子了,而是自顾自的对那姓古的东西再次动了新一轮的打击:

    “对了“古先生”你的那份代理权限,我会让公司重新审核的,如果有可能,我会想办法取消你的代理权限的。首发毕竟。如果我们至尊科技被你的公司给挤兑垮了,你也就没处儿进货去了不是吗?”说完,头也不回的拉着梦忆受离开了那个小小的隔间儿,留下了那个恨不得狠狠抽自己嘴巴甚至都不解恨的姓古的东西在那里呆。

    “呵呵,长,你好坏哦,竟然那样“玩儿弄,自己的代理商,小心这事儿传了出去,你们至尊科技以后没有人再敢合哦被李扬拉着小手儿出奇的没有挣开的梦忆变一边儿走,一边儿摇晃着李扬的手臂嗲声嗲气的对李扬说道。

    “呵呵,你啊,要不是你一直让他有一种“很不在意我,的感觉,他会选择自找苦吃吗?只不过,没有实力却还那么嚣张,他纯粹是自找的就走了。”对于梦忆变的“责任转让。”李扬并不在意。他只是再次轻轻的捏了下儿梦忆变那小巧挺翘的小鼻子,然后毫不在意的说道。目前,他现,越是美丽的女孩儿,她们的小鼻子捏起来就越“好玩儿,六手感,棒极了!所以。目前。李扬算是喜欢上这种缸二丁。

    “哎呀,崛你怎么能对人家这么毛手毛脚的呢?再说了,人家哪儿有不在意你啦,现在就连人家自己都是你的人了,你还是第一个和人家有过肢体接触的男人,人家能不在意你吗?别生气啦,小心眼儿的小男孩儿,咱们找个地方去吃饭,人家把事情和你解释清楚,免得你这个小心眼儿的长说我不在意领导梦忆空并没有躲开李扬的“性必扰”而是再次充分的挥出了“武术绝技贴身靠”的功夫,又再次让李扬享受到了那种“一毫米的若即若离。”虽然她内心有些排斥和李扬这个,“萝卜牌儿的大帅哥儿”生点儿什么,但为了“任务。”她也只能忍了,毕竟,正所谓“一入侯门深似海,世间处处不由心”啊。再说了,她对李扬也并不排斥啊,她所排斥的,是李扬的花心罢了。

    “好啦,现在你总可以说了吧?”来到一间比较华丽的饭店的包间儿里面,李扬才再次催促道。其实,李扬通过脑电波早就了解到了梦忆变对自己并不排斥,所以才会有的时候偶尔搞点儿什么小动”之类的事情的。当然了,如果这梦忆变要真是因为他们家族的压力而来到李扬身边儿的话,估计李扬连手够不会和她握的。

    “好啦,告诉你,看你急的。其实,我这次让你去世纪商厦,其实还真是想要和你借钱把那枚胸针买下来的。倒不是说我真的很喜欢那枚胸针,而是因为那枚胸针有着某些特殊的意义。只不过,当我知道那个胖子是你朋友之后,我就放弃了我的打算了。毕竟如论什么原因,招惹到你都不会是很明智的选择。”一说到正事儿,梦忆叟马上收起了她那种一贯的烟视媚行,而是颇有一种干练的气质,这种转变就连李扬都有点儿不适应。

    “特殊意义?一枚才问世不久的胸针能有什么特殊的意义?难道是那个姓古的东西准备拿那枚胸针当做定情信物,贿略你爷爷,让他把你嫁给那姓古的东西?然后你不同意,才想千方百计的把那东西给悄悄的弄到手甚至让别人买走?”不过,对于梦忆变的转变的不适应只一瞬间就在李扬的脸上消失了,毕竟,这小子也算是见过世面了,还不至于对梦忆受这“百变魔女。失态,而是马上挑出人家话里的重点等待对方的说明了。

    “其实,这枚胸针,以及在其他地方展示的好多件价值连城的高档“非卖品,都是属于咱们国内某个高层,领渴以的,我们其实早就已经怀疑他和国外的情报部门有所勾结了,他收集这些奢侈品,不过是为了将来的潜,逃最准备的。要走到现在想要潜逃,没有经济实力可不行。而先进体积太大、根本就不容易运输,银行账户又有可能会被封掉,现在,就连瑞士银行都能冻结账户了,所以把钱放在银行也并不保险。于是,奢侈品就成为了那些想要逃亡的人们的要选择了。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一个小小的口袋,就可以带走一个亿万富豪的几乎所有财产,可见奢侈品对于逃亡的帮助有多大了。至于那些奢侈品名义上的主人,那不过是傀儡罢了。”整理了一下思路,梦忆叟把事情的大概和李扬说了说。

    “我怎么听说“财不能露白,啊?为了逃亡做准备的东西,那更应该藏得严严实实的吧?这么大摇大摆的展览出来?天,他怎么想的?”李扬有些晕头转向了,虽然他的脑子不是很够使,但也清楚一个想要跑,路,那么最重要的资金当然是藏得越隐秘越好了,像这位这样明目张胆的展览出来,那不是明摆着等着别人来查封呢吗?

    “虽然我们不清楚对方是怎么想的,但我们却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对方是个“绝对狡猾的像头老狐狸一样的老奸巨猾。我们绝不相信他会在没有目的的情况下把价值数百亿的奢侈品分成上百份儿,展览的全国到处都是,而且,这个人可是和长你有着一点儿关系哦。”其实,别说梦忆变的,就连梦忆受的爷爷,都搞不懂对方为什么会这么高调儿的把自己逃,亡的底牌亮出来,要知道,这数百亿可是那家伙的几乎全部身家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