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声会影论坛 > 科幻小说 > 东北谜踪 > 第五章 背鬼
    着话。阵风冷不丁的从苹后吹了过来,我和大牙贴,    都打了个冷战,没想到都快到伏天了,山上的风竟然还是这么凉。

    风刚网吹过去,就觉得胳膊上流了一下,接着就是额头、脸颊

    还没等反应过来,豆大的雨点就已经越下越急,像掉了线的珠子似的,噼里啪啦的从天上滚了下来,还真应了那句老句:山里的天,孩的脸,说变就变。

    我抬头瞅了瞅头顶上的这片乌云,刚才明明还离的挺老远呢,眨眼间就像使了个千斤坠似的,眼瞅着越来越低,已经都压到山尖了  网好把我们给罩在了底下。

    旁边有几棵古树,年头久了,树冠相交,树枝相错,长在了一起,支起了一整片天然的凉棚。但是我一看这片乌云的架势,打死我也不敢在这底下避雨,真万一“咔嚓”一声,劈下一道炸雷,估计连胳膊带腿都兴许找不着了,非得被雷给劈碎了不可。

    在这树底下躲雨纯是寿星佬上吊,自己找死。猛然间我就想到了刚才发现的那个山四,虽说看着有点寒碜,但是避雨可一点问题也没有,于是赶紧招呼大牙收拾东西跟我走。

    等我俩呼哧带喘的网跑到山洞里站稳脚跟,就听见头顶上雷声滚滚,雨水开始像不要钱似的,铺天盖地的就泼了下来,又大又急,心里不住的惊叹,真是慢了一步,就这大雨,要是一不留神,整不好非得直接就得滚下山去。

    霎时,天空就像被罩上了一块黑布,眼前突然就黑了下来,紧接着狂风大,倾盆大雨兜头盖顶的砸了下来。豆大的雨点借着风势,砸在地上都“啪啪”直响,没有几分钟,地面上就雨水就汇成了一条条泥河,黄泥水顺着山势,蹦着高的向山下奔袭而去。

    好在这山洞里背风,地势又稍高一些,所以雨水并没有灌进来,不过就是这样,一看到眼前鹅蛋大小的山石都叽里咕噜的顺着山势往下滚,我和大牙也如芒刺在背,有点儿心惊胆颤。

    大牙不住的回头用手摸索着洞壁,黑暗中有些担心的问我:“来亮,你说这嘎儿会不会“走山。啊?万一这山体滑坡,一股泥石流冲下来,估计这儿可就是咱俩的坟墓了。”

    我冲他狠狠的呸了一口:“闭上你的乌鸦嘴得了,走什么山啊,走山,我先前早就看过了,这里的滑坡平台宽阔,又早就已经夷平了,土体又密实,根本没有啥松散崩塌的现象,要是这小雨就滑坡了,这山早就塌没了。”

    话是这样说,但我心里其实也没啥底。这地方几十年也没有人来过了,谁知道土体结不结实了,说那些话也不过是我在唬大牙,自己骗自己罢了。

    这事不提还好,一提起来总觉的好像从头顶往下滚落的石块越来越多,吓的我也是屏气息声,竖着耳朵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动静,同时告诉大牙,法意观察着点,万一要是身后有冒水的地方,或是岩石有开裂或是挤压的声音,就赶紧往山的两侧跑,千成别往山上或是山下跑。

    我这么一说,大牙更担心了,噤若寒蝉,眼睛瞪的溜圆,双手摸着洞壁,不住的来回打量。

    本来以为这阵急雨来得急停的也快,不成想,急雨虽然过去了,但是就是不见停,一直沥沥拉拉的下个没完没了,瞅这意思,一时半会是停不下来了。

    头顶的乌云渐渐的散开了,天也重新亮了起来,眼睛一旦能看清东西了,心里也就不那么害怕了。虽然这雨一直在下,但是雨势明显越来越估计山体滑坡也基本上不可能了。

    大牙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看了看表,然后用胳膊捅了捅我:“来亮,眼瞅着都下午了,赶紧整点吃的吧,这雨一时半刻是停不下来了,咱也不能这么傻等着,还不如趁这工夫,补充补充体力,就是跑咱也能跑快点啊!”

    大牙就是不说,我也挺不住了。

    这一大早起来又是爬山,又是砍草的,也不知道出了几层的透汗了,早上吃的那点东西早就消化没了,刚才因为担心这山体滑坡的事,心思没放在这上面,也不觉得饿,现在精神一放松,肚子早就叽里咕噜乱叫了。

    背包解下来后,直接放在一块石头上,把里面的火腿肠、面包啥的都掏了出来放在了包上,就我们俩人,也用不着客气,自己顾自己,吃啥就拿啥。

    洞口旁边开着很多牵牛花,一个个小喇叭挂在上面,花瓣上溅的都是水珠,看着就招人稀罕。

    我随手扭下一朵,闻了闻,一股很特殊的香气扑鼻而来,似乎与记忆

    一看到这喇叭花,不由的就想起了小时候的情景。那时候,我家院子外到处都爬满了这种牵牛花,每天早上起来时,经常顺手揪下一朵来,拔掉花朵下面的花蒂,用嘴轻轻的吸一下,就会吸出一滴水来,还有股淡淡的甜味,,

    我正想的入神,就听到身后有打呼噜的声音,我回头再看大牙,此时正斜靠着背包已经睡着了。

    听着雨声,噢着花香,又没有人陪着说话,过了没有多久,我也感觉困意袭来,眼睛怎么也睁不开了,坐着直打瞌睡,索性把背包往屁股底下一坐,斜倚着洞壁,也准备眯腾一觉。

    凉风习习,花香阵阵,网一歪下,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这一觉睡了有多久,等我想来的时候,外面的雨已经停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大牙,这才发现大牙竟然不见了。

    这小子去哪儿了呢?上厕所了?不对,我这才发现他的背包也不见了,不可能上个厕所还背个包,估计是他先睡醒了,见我睡的正香,也没叫我,又去挖他的宝藏去了。

    想到这儿,我网要起身,突然就觉的脚下一软,好悬没摔在地上,这两条腿竟然还不听使唤了。

    这一动才发现,两条腿全麻了,疼的我是呲牙咧嘴的,咬着牙,用手搬着使劲在地上磕了几下,过了好一阵,才有了知觉。

    五十多米的山路,下过雨后更加难走。

    我身子前倾,都快挨着地面了,用手拽着一切能吃上力的东西,也不管是蒿草还是树根,一步三滑的好不容易才爬了下去。

    离的还有十米多远时,模模糊糊的看到大牙果然在坑底露出半截身子,正一锹一锹的往外清理着泥水呢。

    看着大牙这副财迷心窍的模样,我就气不打一处来,网想喊他,猛然间我就发现他身后好像背着个什么东西,晃晃当当的,影影绰绰的有些看不清楚,但很明显不是他那黑色的双肩运动背包。

    我心里有些画魂儿,又把张开的嘴闭上,也没敢声张小心的往前又走了几步,揉了揉眼睛,定睛再看,可不得了,差不点我就喊出声来,赶紧捂住自己的嘴,缩身躲在了一块山石后面。

    恐惧就象一条蛇一样,“咻”的一下就缠了上来,缠得我立时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了,张着嘴,喘着粗气,胸口“砰砰。直跳,出了一身的冷汗,就感觉脖子后面直往上“噌噌。的冒凉气,骨软筋麻。

    大牙竟然背着一个女人,那女人双手紧紧的环住大牙的脖子,把头枕在大牙的肩上,随着大牙的弯腰,起起落落,而大牙竟然好像浑然不觉,若无其事,这一幕简直太诡异了,让人毛骨悚然。

    我喘了半天的气,总算平复了一些,咽了口唾沫,乍着胆子,又偷偷的往前望了望,就见那个女人仍然还是保持着那姿势,只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把头侧了过来,两只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我藏身的这个,方向,吓得我赶紧就缩回了脑袋。

    就在这时,平地里突兀的就刮起了一阵旋风,就围在我的周围转来转去,吓得我连大气都不敢出。

    这股旋风阴冷异常,我就像突然掉进了冰窖里,很清楚的感觉到丝丝缕缕的凉气顺着脚底板沿着大腿直往上冲,眨眼间就冲到了胸口。凉气一过,就觉的手脚僵硬,似乎动都不会动了,有些不听使唤。

    刚才我可是看清楚了,那身形娇小的女人,一身的打扮很明显不是这今年代的,从上到下,穿的罗哩罗嗦,跟电视剧里面武侠片中的扮相差不多。

    上衣穿的是那种交领的长袖短衣,杏黄色的布料,看着很薄。而裙子的颜色几近素白,只是在裙幅下边一寸左右的个置绣有一条蓝色的花边。腰上系着一根粉色的裙带,下垂至地,中间好像还挂着一块玉。佩。

    全身的衣服无风自动,飘逸非凡。

    我马上意识到这是撞鬼了。心里也是有些纳闷,这光天白日的,虽然是阴天,阳气不强,阴气上行,但是这鬼也不至于这么嚣张,竟然明目张胆的跑出来了。

    最让人搞不懂的是咋还相中大牙了?趴大牙身上干什么呢?难不成真像是电影里面演的,还真要吸阳气?

    冷不丁碰上这事,我心里也乱成了一团,虽然想不明白这女鬼到底要干啥,不过不管咋的,这鬼体都属阴,就算是大牙身体壮实,但这样零距离接触,时间一长,体内的阳气自然抵挡不住,阴气一旦入体,小则大病一场,重则一命呜呼,总不能眼睁睁的就这么看着而弃大牙于不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