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声会影论坛 > 玄幻小说 > 覆雨翻云之一刀霸魂 > 第三十三章 试炼
    小酒铺内,可是热闹之极。

    因为萧云今天大显神威,将左诗救了之事。商老和彭嫂都纷纷向萧云进酒。甚至酒铺里几个伙计也和萧云干了几杯。

    萧云喝得是飘飘如仙,如躺在云上。虽然知道左诗亲酿的酒肯定要比自己平时所喝的酒要好喝的多。可是亲自尝过之后,萧云才不禁感叹以前真是白活了。如此香醇美味的就他还是第一次尝到。

    美酒佳肴当前,还有美女相伴,萧云自是来者不拒。今天是他吃得最香的一顿饭。酒席间,彭嫂一直拿左诗和萧云说笑,萧云脸皮厚,到没有什么。可是左诗毕竟是大姑娘,饭还没吃到一半,就一脸羞红的跑到了里间。

    不过程程和左诗相处的很好。她们好像上辈子就认识似的,刚一见面就熟的不得了。左诗很喜欢程程,程程也是左一个姐姐右一个姐姐叫个不停,看得萧云都有些嫉妒不已。

    晚饭过后,商老就离开了酒铺。他得抓紧时间为萧云打造“阵印刀”,以便使萧云能更好的应付南海派众人。

    萧云迷迷糊糊的来到左诗给他腾出来的房间。为了能更好的保护左诗,他的房间离左诗的房间不是太远。只隔了一个走廊的位置。

    今天程程没有跟着萧云一同回房,而是被彭嫂拉到左诗房里去了。用她的话说,一个男人照顾一个小女孩粗手粗脚的,哪有她们照顾的好。程程也跟左诗打得火热,也没有拒绝。

    萧云盘坐在床上。运功将酒气逼了出去。他立刻精神一振,深吸一口气,心神渐渐融入体内。

    《修元决》默默运转,丹田中一团淡白色的内力猛的一颤,开始缓缓旋转。洪流般的内力越转越快,慢慢的沿着体内七条经脉形成一个完美的循环。

    外界的灵气突然涌入,透过全身毛孔流入七条经脉中,跟着几个循环之后,被提炼出一丝丝淡白色的内力汇聚到丹田中。随着越来越多淡白色内力的加入,丹田内的真气渐渐趋于充盈......

    萧云感到随着丹田内力的越加浑厚,产生的淡白色的内力越来越少。他知道,他的《修元决》已经遇到瓶颈,彻底达到了筑基中期顶峰。想要再快速的提升内力修为,就必须突破这层瓶颈,达到筑基后期。对一般江湖武者来说,想要突破这个瓶颈千难万难。资质好者,需要再经过几个月甚至是几年的感悟才能突破。可是资质稍差者,永生都不可能再有进阶的希望。

    可是对于萧云来说,这个瓶颈已不能算做瓶颈了。得益于他灵魂的强大,那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感悟,他可以压缩到几天。如果有条件马上突破也说不定。

    所以,萧云并不担心这层瓶颈。心神一动,《修神决》也开始运转。

    意识海中,到处弥漫中云雾状的精神力。精神力的修炼和内力不同,精神力的运转方式以一种波率震动。按照一定的频率的颤动,云雾般的精神力如一道道波纹向四周散去。

    空气中某种神秘的力量似是受到牵引般,产生出一波波看不见的能量波纹,慢慢的汇聚到精神力场中。渐渐的被同化为一种频率,加入到云雾般的精神力中,不一刻边和云雾般的精神力融合为一了。

    感受到精神力的快速产生,萧云心里无限欣喜。突破到一层后期后,精神力又开始快速增长了。

    兴之所至,意识海中的精神力缓缓向外散发......一丈,五丈......十丈,二十丈,三十丈......五十丈!

    突破到一层后期后,他的精神力可以笼罩方圆五十丈范围!他“看”到隔壁房间里,程程正躺在左诗的床上,一脸安详的睡着了。可是房间里却没有左诗的影子。

    萧云心神一震,左诗怎么没在房间里?心神一动,往其它房间里探去。隔了一个房间,彭嫂正盘坐在一张秀床上闭目打坐,对萧云的探查一点感觉都没有。

    萧云继续往其它方向探去,几个店伙计的房间也探了一遍,他们都睡着了。只剩下小酒铺内最深处的一座小楼没有探查了。小楼里的一个房间的灯还亮着,不知道谁在里面。

    带着好奇和疑惑,萧云慢慢“看”去。里面的情景很快被反映到脑海里。左诗确实在这一个房间里,此刻她穿的衣服很少,外身只披了一层半透明轻纱,随着她娇躯的摆动,隐约间可以看到里面的亵衣。一头秀发轻轻摇摆,顺柔而下直到浑圆的翘臀部。

    此刻,她脸色微黯,美丽的双目带着一丝哀伤,正出神看着墙上的一幅画像。画像中画的是一个方脸中年男子,浓眉的大眼里透着一股慈祥的味道。画像前的一个木桌上摆着一个香案,几柱香已经被点燃,几缕香烟缓缓飘荡。

    “原来她是在拜祭父亲。”萧云见左诗没事,暗自松了一口气。正待收回精神力,却突然发现那座小楼里似乎还有另一个生命波动。

    萧云心里一惊,那个房间里竟然还有一个人!那人是谁?来干什么的?如果不是他的精神力已经突破到了一层后期,他根本感觉不到那个人。那人的生命气息隐晦之极,很明显那人一定是一个高手!

    心中微一思考,萧云小心的控制着精神力缓缓向那人探去。可刚接近那人五丈位置时,那人似乎生出了一股感应。那人身上竟然也溢出一股能量波动,和萧云的精神力一触即收。那人似乎微微震惊一下,然后快速的飞出了楼阁,向小酒铺外掠去。

    萧云浑身一震,猛然站起身。也来不及从门里走,一个纵身从窗外飞出,向那个人追去。

    刚才他的精神力和那人的无形能量一接触,他才发现那人竟然也是用的精神力。他心里一惊明白,那人一定是一个先天中境以上的高手,自己还远远不是对手。可是,他必须弄清楚那人是什么人。

    他在这段时间里就是要保护左诗的安全,如果那人是敌人的话,那么他就要麻烦了。可是如果不是敌人,他来左诗的小酒铺做什么,不管要做什么,那人肯定有目的。所以,萧云必须弄清楚那人的目的。

    “希望不是敌人。”萧云看着那人已经飞出院墙,不再迟疑,当即全力运转《随云决》身法,快速的向那人追去。

    一追一逃,两人很快追出了小镇。萧云心里暗暗吃惊,这到底是什么人?他全力运转奔跑的速度,已经不在一般先天高手之下了。可是即使以他这种速度,却还被那人拉了一段长长的距离。任他怎么追赶都追不上。

    似乎对方没有甩开他的意思,一直和他保持着这样的距离。萧云知道,对方一定是故意让他跟上。

    果然,那人在一个小山前停了下来。一袭青衫而立,背负着手,遥望空中的明月。

    萧云也停了下来。眉头微皱,他感到这个修长的身影有些熟悉。“不知朋友三更半夜引在下来做什么?”此刻他也有些明白了。定是这人故意要见他,所以才把他引到这里来。

    听到萧云不客气的问话,那人缓缓转身,看着萧云淡淡一笑道:“小兄弟,数日不见,功力又见长了啊。”

    看到这个人平凡的面孔,萧云一下子愣住了。随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原来是浪大哥!我道还从那里冒出来的一个绝世高手呢,小弟我今天可是准备好硬拼了,谁知最后却是虚惊一场。浪大哥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刚才可是吓了小弟一跳啊。”原来,此人正是浪翻云。

    浪翻云仔细的看了萧云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今天听商老说请了一个少年高手保护那诗丫头,浪某心下有些好奇,就过来看看。却没有想到,那少年高手就是小兄弟!呵呵,有小兄弟在此,浪某就放心了。”

    听到浪翻云认识商老,萧云不禁一愣道:“浪大哥也认识商老吗?”

    “呵呵。”浪翻云笑着点了点头,接着喟然一叹道:“商老和诗丫头的父亲都是我为数不多的至交好友,今天从这里路过,正是要拜祭一下我那老友。”

    萧云一呆,脑海中想起了商老那老奸巨猾的神色,却没有想到他还会有浪翻云这样一个朋友。心中暗自一叹,人确实不可貌相。看浪翻云一脸黯然的神色,萧云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浪翻云抬头望了一下月色,脸上的黯然已经收去。“呵呵,听商老说诗丫头对小兄弟很有好感,小兄弟可要把握机会了。如果我那老朋友得此佳婿,也可含笑九泉了。恩,既然见着了小兄弟,想必诗丫头的安全也已无碍。浪某也可放心离去了。”

    “浪大哥且慢!”虽然说到左诗的事,萧云有些赧然,可也不能让浪翻云如此离去。他心里思考了一下道:“浪大哥也知道小子的遭遇,南海派的人肯定还要来找小子的麻烦。小子自己不惧怕,可是小子担心会因此连累左诗小姐。浪大哥不如多住几天,待小子应付了南海派的人,浪大哥再走不迟啊。”

    浪翻云摇了摇头,笑道:“小兄弟不用担心,南海派那边知道我和诗丫头的关系,不会对她怎么样的。经小兄弟白日一战,想必附近几个小帮派也不敢对诗丫头有什么非分之想了。待一些时日,战天就会到这里。那时小兄弟是走是留就全凭小兄弟了。当然,诗丫头是否要跟着小兄弟就要看小兄弟的能耐了。”

    “‘鬼锁’凌战天!”萧云心中一惊。心中一想,便已经明白。商老说是请一些老朋友,肯定就是怒蛟帮这些人了。有了他们这些人,左诗的安全基本无虑了。

    想到这里,他心下一松。有了一众怒蛟帮的高手保护,浪翻云在不在这里都已经无所谓了。那时,他也差不多自由了。至于他和左诗的事情,那就以后再谈了。

    萧云又和浪翻云聊了几句,浪翻云就起身告辞了。

    沿着原路返回到酒铺里,发现左诗还没有回房。他想了一下,便往最里面小楼上走去。小楼里那间屋子里面的灯还亮着。

    萧云走到房门口,左诗的声音正从里面传了出来。他的脚步不禁听了下来。

    左诗一袭轻衫的跪坐在一个蒲团上,一张俏脸挂着一丝淡淡的哀伤,一双美目愣愣的盯着墙上的画像。

    “......爹,您还记得吗?您在的时候,小诗儿是多么幸福啊。记得有一次小诗儿说过喜欢蓝翎花,您就悄悄的从大老远的给小诗儿移来一块‘蓝翎花园’。现在那些蓝翎花儿都张大了,可是,现在只有小诗儿一个人欣赏了。爹,您知道吗?小诗儿心里有多么恐慌,夜里下雨打雷的时候没人再来安慰小诗儿了......您在下面一定找到母亲了吧。你们一定过得很幸福吧。”

    “您走了之后,商伯伯他们都对小诗儿很照顾。可是小诗儿觉得自己的存在是那么的没意义,小诗儿经常会惹出一些祸事来,一直将商伯伯他们卷入是非之地。您说让小诗儿做一个普通人就好了,小诗儿也按照您的吩咐尽量的去做一个普通人。可是,您走之后,依旧有很多人来找小诗儿的麻烦......”

    “......雄合帮的人终于找上来了。他们要逼着小诗儿嫁给那个坏蛋。那时,小诗儿真的慌了。小诗儿知道商伯伯他们这次再也没有能力保护小诗儿了,小诗儿也不想再连累商伯伯他们。反正小诗儿活在世上只会给别人添加负担,还不如去见您的好。那一刻,小诗儿终于决定了。可是当小诗儿要死的时候,他却出现了。”

    站在门口的萧云不禁摸了摸鼻子。不知道这美人儿会怎么评价他。

    “小诗儿一开始觉得他有些傻傻的,他看小诗儿的时候和别人不同。他的眼神和您的一样,似乎经历过很多的事般,可是他又那么年轻,还真是一个奇快的人呢。他救下小诗儿之后,小诗儿才知道他是一个江湖高手。那一刻,小诗儿在他怀里觉得很温暖,就像躺在爹怀里一样。最后,他真的将那些坏人打跑了。可是不知怎么的,小诗儿很怕再见到他,每次见到他心里都很乱......”

    萧云长叹一声,没有继续听下去。缓缓来到小院中,看着明亮的月色和漫天的星辰。不知自己何时才能修炼武功的极致,达到与天地同寿的地步......

    清晨,小鸟儿在院里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萧云正躺在床上迷糊着,突然一阵剧烈的敲门声响传来。无力的睁开眼睛,瞥了一眼房门,“这么大早的,是谁打扰老子的清梦啊!”

    “哥哥,是我啊。是程儿!”程程稚嫩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无奈的叹息一声,慢悠悠的下了床,打开房门。程程娇小的身影立刻挤了进来,“哥哥,该起床了。太阳都晒到屁股了。”

    “小妮子,你当哥哥眼睛瞎了不是?难道现在是什么时辰哥哥还不知道么?说吧,大清早来找哥哥是有什么事?”此刻刚过黎明没多久,哪来的太阳。

    程程看萧云做出一脸凶狠的样子,小嘴一撅,拉起萧云的手撒娇道:“程儿这么早来看你,不是想哥哥了嘛。”

    萧云心中一暖。捏了捏程程粉嘟嘟的脸蛋道:“是哥哥错怪程程了。不过你是知道哥哥的习惯的,就算程程想哥哥也不会这时候来打扰哥哥吧。”

    “咯咯咯!”程程趴在萧云身上一阵娇笑,然后抬起小脑袋道:“是诗姐姐让我来叫你呢,诗姐姐说商伯伯将你要的那个东西哪来了。”

    萧云一愣,然后快速的穿上衣服,拉着程程向厅堂走去。

    厅堂里,商老坐在椅子上。他旁边的桌子上正放着一个炉子般的小鼎。猛一看上去跟四毋方鼎十分相似。

    左诗和彭嫂正站在商老的身边,好奇的打量着这一个小鼎。她们不知道这个小鼎有什么用处,似乎只听萧云说这个小鼎对他很有用处。她们问过商老,商老也摇头说不知道。

    昨天萧云给了他一张图纸,让他打造出来。而这个小鼎正是萧云要打造的东西。至于小鼎有什么用处,他也不清楚。

    “商老,那东西你已经打造好了?!”远远的,萧云的声音传进厅堂里。

    一道白影闪过,萧云已经拉着程程站在厅堂里。当他看到桌上的小鼎时,双眼顿时一亮。立即拿起小鼎打量起来。好一会儿才点头道:“就是它了。”

    “小子,你要这小鼎到底要做什么?”商老一脸疑惑,左诗、彭嫂也面面相觑。

    “嘿嘿,等以后您就知道了。”萧云神秘的一笑,然后瞥了厅内几人一眼道:“我先回房了。对了,今天我要做些事情,程程就麻烦左诗小姐照顾了。没有事尽量不要进去打搅我。”

    说完,不等众人问话,身形一动,他和小鼎就失去了踪影。几人看着萧云快速离去的背影,都不禁一阵无语。

    萧云房间里。

    小鼎被放在地上,萧云就坐在旁边闭目养神。今天,他就要试着炼制一些丹药。最主要的是炼制“增灵丹”。所以,他昨天才会让商老为他专门打造了一个药鼎。

    只要将“增灵丹”炼制出来,他相信他很快就会利用丹药之力快速突破瓶颈,达到一流武者境界。虽然没有丹药之助,他也会在一段时间后自然而然的突破,可是他没有那么长时间了。他要在南海派的人赶来之前突破。那时,别说几个恒阶武者,就是一般先天高手他也无惧。

    萧云静静盘坐,闭上眼睛。在脑海中,将炼制丹药的步骤回忆一遍。一会儿之后,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睁开双眼。拿出火石,将小鼎内的炭火点燃。

    随着药鼎内的温度升高。萧云将身边的包袱打开,拿出几种普通的药草。他还从没有炼制过丹药,当然得先拿普通药草试炼一下。

    药鼎内的热度达到了一定程度,萧云忙将几片药草放入药鼎内。放在药鼎的片刻,几片药草快在腾腾灼热下速干枯。萧云不敢怠慢,识海中的精神力猛然涌出包裹住几片药草。被精神力包裹,几片药草突然停止干枯。

    在灼热的燎烤和精神力的双重用下,几片药草开始渐渐的缩小,可是他们的颜色却一直鲜艳。

    萧云看已经控制住了火候,心下微微松了一口气。一般炼制丹药之人,首要的条件就是先达到先天境界,因为只有达到先天境界才能使体内真气溢出体外控制丹药的精纯度和火候。而萧云虽然没有达到先天境界,可是他拥有一项一般先天境界高手都无法使用的技能。那就是他的精神力可以溢出体外。

    使用精神力代替内力,萧云也算异想天开了。不过不得不说,效果还不错。毕竟精神力不想内力那样不容易控制,精神力是手意念控制的,只要意念一动就能把握每一个细节,比使用先天真气好控制多了。

    药鼎内,几片草药渐渐的变为几个滴绿液。看着几滴液体,萧云心下松了一口气:“只有变成了液体,就说明药草内的杂质已经清除了大半了。”此刻,他仍不敢大意。待几滴液体再缩小一倍后,识海中更多的精神力猛然发出。

    在精神力的牵引下,几滴液体逐渐靠拢,几滴绿液开始慢慢的融合。炼制丹药,去除杂质是第一步骤,使各种药物融合才是最关键的一步。融合后再次去除杂质,然后要在熄火的瞬间使丹药迅速凝固才可。这些都要讲究对火候和真气的控制才行。

    “嘭——!”正融合的几滴绿液猛然炸开。凝聚的精神力突然失去对绿液的控制,四散的绿液全都落在鼎面上。“嗤嗤”一阵声响后化为虚无。萧云叹了一口气,第一次试炼失败了。他也明白,要第一次就练成丹药的希望不大,所以他并不气妥。因为药物融合的过程中不仅要对精神力控制巧妙,还要对各种药性的特性理解得入微如理才行。

    萧云收拾情绪,继续拿了几片药草放到药鼎里......

    随着不断的炼制,萧云对于精神力的控制越来越精确,对各种药性的理解也越来越深刻。不知不觉,半日已过。

    萧云全神贯注的盯着药鼎内的一团药液,“嗡——”一声轻响,一团药液猛然缩小一倍。“成了!”萧云心神一振,看着药鼎内一小团绿液。这副丹药终于融合在一起了。不敢大意,他继续控制着精神力,使这一小团药液中的杂质慢慢排除。

    “是时候了。”看着缩小成花生米大小的一团绿液,萧云脸色凝重。一拍底盖,鼎里的火突然熄灭。那团绿液猛然收缩,意识海内的精神力快速涌出包向绿液。那团绿液一阵挣扎后突然凝固下来。

    萧云松了一口气,伸手一挥,一颗绿豆大小的药丸飞入他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