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声会影论坛 > 穿越小说 > 全球三国 > 第六十七节 神风不神
    第六十七节帝国军海滩誓师,神风无奈我军何

    帝国第十一远征军的部队陆续进抵三韩的兽尔港(今韩国釜山),准备过海征东。

    到处是物资,满城都是兵,共有五千骑兵,一万五千海军陆战队和三万陆军,指定归马超掌兵,副将马岱、庞德、曹真、郭淮、王平、邢道荣,兵强将勇,实力雄厚。

    除此之外,还有三万服兵役助战的民夫,二万征召的国民警卫队士兵、以及海军官兵和补充兵。如此,总兵力达十三万人,在帝国本土是四年前结束北方战事之后最大的兵力集结。

    (注:以前子民要服徭役、兵役。在帝国时期,徭役已被废除,即百姓不用给官府(文官)免费、义务性的当差出工,但全国男子都被强制性服兵役,军队挑拨出最强壮的加入正规野战军,次强壮的加入州官府调遣的国民警卫队,没加入以上二类的,统统为预备役直到四十五岁。他们在地方每年要集中军训七天(初时时间更长,后来减短了),在军队需要时,被征召去做辅助性的军务,例如运输、警戒、建城筑寨等,以节省宝贵的野战军兵力,保证野战军的机动,预备役经常在占领区维持秩序时,转职成为临时官府(文官)成员,待军管一结束,他们即时被雇用,成为当地官府的中下级“公务员”。

    与前朝不同,预备役的百姓在军训和参与军务时,官府会发给他们补助、薪水、上保险等优待,如果他们参战,打下的地方,他们有一定的优先权进行宅地。)

    将要运送部队的船十分不衬(配得上)他们,都是旧式的帆船,也就是以前用过的什么楼船和艟艨之类战船,还有大量征用的商船,靠风吃饭速度慢,但没有办法,只能用他们。

    绝大多数新兴的蒸汽机船都随皇帝下西洋,军船自不用说,民船更是被征用充当运输船,现在很多蒸汽机船已经回到帝国本土港口,却是调动不得

    大部分的船状况不妙,使用历时年余,结果,船的水线下边部位长满了藤壶和牡蛎,致使船速大大下降,藤壶和牡蛎是甲壳类动物,繁殖力强盛,且有高度的粘着性能。藤壶在成熟初期分泌出的黏液可以牢牢地粘附于船体上,无法消除。在热带海域,不用半年,一艘千吨的战舰由于藤壶等贝类动物的附着,就可使战舰速度下降两节,而要补偿这个损失,就得增加40%的燃料消耗,这个数字一积累起来,军费消耗就到了令人吃惊的地步,而且这些船的操性和稳性都变差很多。

    在外边港口的修缮能力有限,不能及时清除那些讨厌的小东西,更不能随到随清,解决此类问题只能回帝国本土船厂进厂坞修,由人工铲刮处理,既耗时间又需要大量的经费。。

    经受了凛洌的热带风浪的吹袭,有些船的密封失效,船只已经漏水、渗水,导致船底舱积水(人倒水的速度快于进水速度),虽然暂时不会有沉没的危险,但隐患巨大,必需把漏水船给补好,也得入坞来办。

    长期使用蒸汽机,机械磨损严重,相当多船的机器都发生了各式各样的故障,隐患也实在不少!按帝国兵部下发的战舰使用手册,规定了在战舰长期使用后必须花上大量时间保养、修理。

    还有就是海军士兵和海员长期战,精力已经严重透支,他们需要休息。

    因此,帝国只能依赖看上去过时的帆船,准备对倭倭战。不过海军的士气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北洋水师副提督徐盛到达兽尔后,在港内的楼船大舰“北方001号”升起了他的将旗,待舰队取齐,召集各舰舰长开会,鼓励他们善于使用手中的装备,让帆船创造辉煌的战绩,光荣地退役!至尊的皇帝陛下在看着我们!

    舰长们坚定地说决不会让皇帝陛下失望,也决不会让自己舰艇上的军旗蒙羞!

    兽尔港内港外,樯桅如林,船只密密麻麻地集中在一起,岸上到处粉刷有标语:“养兵千日,用在一时!”“首战用我,全程用我,用我必胜!”……有的更是杀气腾腾:“杀光倭倭全部男人,女的全部为奴!”

    兵部这一年来没有白吃饭,在平定三韩之乱后,即时在兽尔附近预置仓库(一般帝国兵部都会在用兵方向这么做),积累了很多物资,方便部队取用。

    帝国历青武十一年九月十八日吉时,兽尔港海滩边,锣鼓震天,军民官云集,给即将出征的部队壮行。

    献上三牲,大祭海龙王后。实行极为野蛮的祭旗仪式,将在沿海地区捉到的一百七十名倭子押出来,负责主持仪式的马超一声令下,倭头统统落地,鲜血飞溅而起,现场血腥一片,大家都是精神一震:“战争就在眼前!”

    祭旗名义上是给旗,实际上是给人看的!就是要这个效果,马超大吼道:“至尊的陛下在帝国初立的第一天,也就是在十年前,已经定下了灭亡倭国的誓言!陛下言出必践,倭国不灭,帝国不宁!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是为了我们后世子子孙孙生活的安靖,让我们进攻!”

    “让我们进攻!”的口号响彻云霄,帝国官兵依次登舰,在军乐“牢不可破的帝国”的演奏下,第一批三百一十三艘舰艇载着二万人的战部队启锚开航,海面遮天盖地而去。

    负责帮办军务,保障后勤的辽州刺史司马懿目送舰队离去后,他下令把战争的起点兽尔(今韩国釜山)改城名为“汉城”!

    …………

    大海洋,天连着水,水连着天,碧蓝的千顷波涛连成一片。头顶上,朵朵白云,象赛马地飞奔而过。

    在舰桥上,肩扛三星的马超看着气势如虹前进的帝国舰队,满意地点着头。

    当年举凉州造反,席卷关西的一代名将在加入帝国后,镇守凉州,在弹压凉州土豪立下了功劳。后来各大军长的防区对调,又因三韩造反,马超管辖起辽州(东部鲜卑故地、辽东、玄菟、乐浪、带方四郡加上高句丽、三韩)防务,现今更被委以重任,负责对倭国战。

    一年前,看着军报上帝国主力下西洋,留守的大将们人心浮动。军人,只有在战争中才能展示自己的价值,大家羡慕战友得到战争的好机会的同时,心忖皇帝为什么不用我,难道对我有看法?

    新任的兵部尚书鲁肃把大将们召至建业,亲自对他们道:“他们有他们的幸运,你们有你们的造化!”打开大地图,告诉他们帝国要吞并的地方多得是,日后的战争有得是!何用担心没有机会立功?

    鲁肃果然说到做到,现在轮到我马超要升官发财了!马超心思思道。随意地问起徐盛道:“文向啊,有我们这支舰队,何愁倭倭不授首!”

    徐盛眼看着风平浪静、一望无际的大海道:“马将军,我一点都不忧愁我们的胜利,我担心的是老天爷。”

    “?……”

    “这个季节,最易发‘台风’,兵部行文,第一道命令就是要求注意防风!其它的,根本没多少强调,我们平时训练就是以战为方向,战时把所学的派上用场,就是那么简单,因此兵部不为此操心,兵部最为担心就是台风!”

    他手指舰队道:“所以,我特意精选出了一批舰艇,都是大船,就是为了防患台风!

    帝国的船舶制造业极为发达,造船对于我们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只要是近海、近河,几乎家家户户都有船,甚至是大船!游泳是帝国教育的重要方向,据统计,全国有75%以上的人会水,连宫里的娘娘都有一把好水性,那些会水的男人就是合格的船员!稍加训练,即可派上用场。

    我若把北方的船只和船员尽数征用,说不定连十万人都能一次性运过去,但为了防风,我仅征用了最好的船,先行二万人。”

    马超点点头道:“这是个大问题,一定要注意的!”

    …………

    船队到得对马岛,一些舰艇进港补给淡水,港内也开出一些低矮的水船,大船用自带的人力抽水泵抽水进行补给,以加快补给的速度。另一方面,在港内的士兵(丁奉留下的)连同岛上的妇女,紧急行动起来,搜集了岸上一切可能收到的绿色可食蔬果,送到舰队上,尽可能让自己人过得好一点。

    问题果然是大问题,说曹操曹操就到!

    军史上写得很清楚:“午后飓风起,波如山,巨浪磅礴,大雨如注,楼船孤危,风逼之几覆……”

    这场风暴来得非常诡异和突然,在舰队出航前,最有经验的船老大很有把握地说最近三日都不会有台风,然而天有不测之风云,说来就来了!

    防风手册早就发到每船,官兵海员们沉着应战,

    在港内停泊的船只纷纷下六锚(二主锚,一备用主锚,一尾锚和二小锚),在码头边的的更是以木排为戙索缆数千条,网网如织,风不能撼。

    在港外深水的舰艇全部起航散开抗风,大海广阔无垠,风帆船实在是小得可怜,在大海里独自飘零,形单影只。风浪非常厉害,一个大浪猛地冲击在船体上,船体正面迎浪,发出“砰”的一声巨响,这个浪头还没退下去,后面的浪头又冲了过来,一浪接一浪,打在船体上,发出了“砰砰砰砰砰”的连串巨响。这时,甲板上都是水了,有时整个船头深深地扎进了浪谷里,过了好久才昂起来。有时船头又被浪峰高高托起,过了好久,又“哗”的一下钻进了浪谷。连续的上下颠簸,非常剧烈。

    呆在船上的兄弟们上仰下伏,狼狈不堪,虽然他们很多都受过乘船的训练,可是那么大的风浪并不多见,吃上一遭,绝大部分的人都晕船了,人人都是吐得连黄胆水都吐光了,更是害怕得要命怕船要沉了,大家拼命祷告,求三圣、满天神佛快快保佑风浪快停下来。千声万声,若神佛有灵,只怕会被那万把声的碎碎念导致生出耳垢!更有可能耳聋。

    有些脾气暴燥的家伙则威胁海龙王:如果不停风浪,造成帝国军的损失,你的罪就好大!到时皇帝就会砍掉尔的蜥蜴头、泥鳅头!(军人迷信皇帝无所不能)

    吓到遭遇无妄之灾的东海龙王三魂不见了二魂,七魄少了六魄,十万火急着巡海夜叉查清原因:“为什么我们明明没有刮风起浪,却出现风浪?”夜叉急报是倭倭神道教的人渣抗拒天军,用法术兴风浪,欲倾覆我们天朝大军,神道教的倭倭自称使用了“神风”云云……

    神风?神风敢死队?

    少来!老天爷是站在有准备、最强大的军队这一边!

    我们的船吨位大,稳性好,抗风力强,造船的材料、技术工艺都是世界顶级!

    为什么李青龙以前其实是有点实力,能够下西洋而不下?就是通过实践,大力发展航海技术,鼓励发明,经过三十六年的技术沉淀,中国人造出的船能够适应远洋的风浪,进出远洋轻松自如。

    如果你稍有点能耐,就急不可待地下远洋战,只怕你连一块船板都回不去!这技术的积累,工艺的改进,是一朝一夕能够做得到的?一切都需要时间!正如民主,必须经过长期的经济发展、政治的酝酿才能够慢慢发展,一下子发展民主,就好比是李青龙今年掌权,明年组织船队下西洋,那么,他就会成为海里的真龙……

    在汉末,航海所使用的木船皆是平底、无龙骨的河船型,帆装也不发达,临风悬挂在桅杆上,习惯于划桨摇橹。

    帝国时期,远洋海船大量出现,就是类似于英国佬后世纪走遍世界的三桅船,船身深v型,吃水深,抗风力好,是具有首尾柱(龙骨船)的尖头船,普遍采取了龙骨铺设,再采取了肋骨形的水密舱,船体坚固,其船壳板之间是平接,而不是搭接(搭接这种结构在巨浪的拍击之下容易碎裂)。钉船用的钉子、铆钉,用新工艺造出来,坚韧耐用,在大风浪依旧能够牢牢地连接船体,而不会变形走位。还有木板接合处的缝隙间使用桐油加石灰和贝壳粉,然后在木头表面反复锤打,也在风浪中经受了考验。

    一些泊岸的船猛烈撞击码头,或者互相碰撞,声音令人毛骨悚然,不过各船仅是弹开,始终没有散架。

    想像那些为内河航运而设计的平底船遭遇海中大风浪时将会出现何种混乱的情形!而帝国远洋型的楼船长高比远远小于江河楼船的长高比,一些远洋船在风浪中倾覆达45度以上,船舷甲板甚至接触到海面,人在船上根本站不直,却始终能够摆正,这无疑给船员们极大的信心!

    凭借着船厂工人满腔热情,把船视为自己的孩子造出来的坚固的船!凭借着无惧风浪,战天斗地的技艺娴熟的船老大、舰长、水手,我们战胜了“神风”!

    风浪停息,大海阳光明丽,官兵们惊魂稍定,面面相觑:“我们竟然在这么大的风浪中幸存下来了?真是老天爷长眼啊!”急急清点损失,抢救落水者和开始修理破损的地方。

    晚些时间,损失报告送到了徐盛的手中,看了报告,徐盛以手加额,庆幸不已:“沉没十三条船,一百六十条船存在不同程度的破损,当中有三十多条船受损严重,溺亡者和失踪者不到一千五百人。”

    如此的损失对于近三万人的部队(登陆战部队加海军)简直是小菜一碟,徐盛着把严重受损的船只入港修理,其它的船边行边修。

    为壮志未酬的溺亡士兵举行了葬礼,当号手有节奏地吹起了军号时,大家都行军礼,人人眼含热泪,曾几何时,这些死者与他们一起登船,大家畅谈着如何报效帝国,可是那些人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大家阴郁地把账算到了倭倭的头上,决定多杀几个,为战友们报仇。

    再次开动,舰队迤逶前进,终于,他们可以看见沿岸山峰的轮廓和翠绿葱茏的陆地了,大家脚踏实地,登上了末卢国(今日本松蒲)的港口码头,看到码头上混乱不堪。

    末卢国素与帝国贸易,地方富裕,帝国军抢来的物资堆成小山,一队队哭哭啼啼的倭女被帝国海军那帮家伙押解着过来,稍一不听话皮鞭就打过去。

    丁奉刚刚带领家伙们抢劫地方回来,就是这么混乱,一切没有规矩,人人手中都沾了人命,个个都像土匪,他们用来欢迎新战友的粗言浊言吓坏了一些新兵蛋子。

    哭声、喊声、还有牲口的叫声响成一片,人们挥汗如雨,拼命抢卸物资,看到码头上这么有活力,新上岸的士兵们心都热起来:“我们很快就能够象那帮契弟去杀人放火,洗劫财物,抢掠女人,满载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