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声会影论坛 > 玄幻小说 > 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 第528章 反正还有下一世
    一大早,席朝青还在青景阁等魔君回来。

    她一晚没有睡好,江安城的城主堡都被毁灭,席朝青命林如烟去安抚民众,着手准备重建工作。

    招亲大会由盛况变成了一场空前灾难,再加上魔君出世,各方局势现在动荡不安,各大宗门都遭到了或多或少的损失,作为补偿代价,他们迟早会在青景宗身上索取回来,只是时间问题,但这对于青景宗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按照席朝青的原计划,青景宗在昨天一过,本来就有希望跻身于六大上宗之首,因为青景宗本来能够拥有魔君的坐镇,再加上远远超出于其他上宗的丰富资源和人脉,连天云宗都不可能撼动青景宗的首宗位置。

    可是,徐景的出现,硬生生将她美好的期盼,变成了现在这般的地步,这种差距不是一点两点,仿佛是天堑一般,令她此时依旧心神难安。

    现在她什么也做不了。

    除了准备等待各大宗门的上门索取报复以外,她还需要安抚江安城民众,否则一旦失去了城中民心,那么青景宗的正常运转和消耗补给,都会成一个很大的问题。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魔君回来,她会想方设法利用玉麒麟帮助魔君突破到渡劫期九层,等魔君彻底大成,不再会被极端情绪掌控,她才能利用魔君的威望,重新振作青景宗。

    但她希望那一天能快一点,否则一旦到了今年年底,昆虚还是这样乱成一团的状态,群龙无首,恐怕会很难抵御接下来的大灾。

    “青姐,青姐,不好了!徐景把苍焰宗给……给灭门了!”

    就在席朝青揉着太阳穴,思绪翩飞之时,门外徐觅鸿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什么?徐景把苍焰宗灭门了?消息哪来的?”席朝青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徐觅鸿焦急地说道:“据说是先星宫的沧境仙子有事拜访苍焰宗,结果发现里面遍地是尸体,没有留一个活口,全部都是死在了拳脚之下,只有徐景有这个能力。”

    “怎么会这样?!”席朝青依旧觉得诧异。

    早在世俗界,徐景也曾灭过亢金宗,但大多数人都是被他废了修为,达不到要取人性命的地步,而且那还是建立在当年亢金宗的宗主险些杀掉了徐景爷爷的情况。

    席朝青突然想到了什么,瞪大美眸对徐觅鸿问道:“徐景的那个孩子,或者慕诗寒,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被苍焰宗宗主掳去了?”

    徐觅鸿摇头说道:“不知道,经过其他上宗的调查,苍焰宗和徐景之前虽有小怨,但无大仇,貌似是徐景在昨天趁着大家都来参加招亲大会的时候,带人去将苍焰宗控制住了,然后等苍焰宗宗主回去的时候,他就把所有人都杀了。”

    “他做不出这事啊……”席朝青说道。

    “苍焰宗的建筑和阁楼都被毁掉了,有人猜测说徐景曾在苍焰宗和魔君交过手。”徐觅鸿又说道。

    “坏了!”席朝青心思玲珑,在一瞬间全明白了。

    她之前给魔君指明的路是玉麒麟应该在慕诗寒身侧,藏在了扬霄谷。

    结果徐景恰好和慕诗寒去找苍焰宗的麻烦了,魔君便只能一路寻到苍焰宗,徐景和他爆发的大战,定然也是与玉麒麟和慕诗寒有关系。

    “难道魔君杀了慕诗寒?不对啊,那和苍焰宗又有什么关系,他为什么要屠苍焰宗满门?徐觅鸿不解地问道。

    席朝青叹道:“真是坏了大事了!我太高估魔君对我的关系,他和我才认识一天,怎可能会对慕诗寒视而不见……苍焰宗被屠灭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魔君把慕诗寒带走的时候,恰好灼日武神回来,阻拦了徐景。”

    席朝青一阵苦笑,她只以为魔君会去取玉麒麟,可没想到魔君对慕诗寒会感兴趣。

    毕竟在上一世的时候,魔君认识慕诗寒的时候,早已情绪稳定,到达了渡劫期九层,死心塌地的人是席朝青,慕诗寒自然也就对他构不成任何吸引了。

    但现在的魔君不一样,现在他急需获得力量进行突破,玉麒麟和慕诗寒对他的作用,实际上是一样的。

    她是真没想到魔君会上演这么一个戏码,现在想想,也完全是情理之中。

    “为什么玉麒麟偏偏会被慕诗寒所拥有……”席朝青内心十分烦闷,觉得事情变得更加棘手了。

    “这……”徐觅鸿一愣,一旁的青景宗诸多高层,也都是面面相觑。

    “那……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青姐你还打算在这等魔君过来吗?”温元梦也开口问道。

    席朝青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等得到魔君了,我倒是百分之一百肯定,能等到徐景。”

    “徐景为什么会来找青姐?”

    众人听到这样的答复,觉得十分诧异。

    还没等他们的讨论结束,门口一名黑袍男子便风风火火走了进来,直接站在了席朝青的面前。

    正是徐景。

    “你来得真快。”席朝青看了他一眼,默默叹了一口气。

    “是你要魔君去找慕诗寒的?”徐景面色沉得可怕,毫无感情的对她开口说道。

    “是。”席朝青没有否认。

    “你该死……”

    徐景勃然大怒,直接一掌拍向席朝青。

    “徐景!”

    周围的青景宗高层全部慌了神,上去想阻止徐景,却只听席朝青娇喝道:“住手!”

    这一喊,不仅喊住了那些青景宗弟子,也喊住了徐景,让徐景的手掌,悬留在了她头顶的三寸处,没有拍下。

    席朝青转过头,眼神清冷地看着徐景,泪水却顺着眼角流下,对他说道:“你动手吧。”

    徐景深吸了一口气,牙关咬了咬,又对她说道:“如果你觉得我辜负了你,你可以恨我,但你为什么要把怨恨归在慕诗寒身上?!她现在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你把她送到了魔君手上,你这是不但想要她死,你还要让她受折磨!”

    “你说得对。”

    席朝青没有解释,事情已经变成了最坏结果,完完全全的超出了她的掌控,她其实在听到刚才消息的时候,就已经动了轻生的念头了。

    她失去了徐景,又失去了魔君,江安城民心不在,天下宗门虎视眈眈,她太累了,也收不了场了。

    她真的做错什么了吗?

    她找不出答案,所以寻求解脱。

    “对,我就是这么想的,你杀我啊。”

    席朝青声音无比平静,她依旧面带寒光的看着徐景,只不过眼泪怎么也止不住。

    “你……”徐景气得胸口一起一伏。

    “你既然能屠灭苍焰宗,也不差我一个,你动手啊!”席朝青在这一瞬间散去所有气劲,将自身气海丹田封锁,完全没有半点反抗之意。

    “徐景……”

    “住口!”

    旁人还想说什么,但依旧被席朝青喝止。

    “你光明磊落,我十恶不赦,徐宗主杀我是应该,就请徐宗主今日替天行道,成全我吧。”

    席朝青倏然一下靠在了椅子上,长发散落了在身后,眸光怔怔地看着远方,泪眼一直往下掉,笑道:

    “反正还有下一世,我还是会去南城大学城门口,坐你电瓶车后等你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