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声会影论坛 > 都市小说 >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 > 第206章: 黑心老板(二更)
    曾耀祖抚了抚额头,试图解释道,“萧凌烨,你听我解释!”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萧凌玉很是愤怒的大声说道,“一大群男人欺负一个女孩子,你们羞不羞啊?还是不是男人啊?”

    被怀疑是不是男人的曾耀祖等人,“……”

    他们是真的看见一个女孩子三更半夜的缩在这里,很是危险,所以,就打算就把她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然而,他们几个哥们方式不对,变成了调戏人家小姑娘,吓得人家大吼大叫,还被人家误会是坏人了。

    这可怎么办啊?

    被人误会是坏人,曾耀祖只能硬着头皮解释道,“冷静啊,兄弟,你可能不知道我是谁,咳咳……,你误会了,我……我是……”

    萧凌烨看着眼前这个打扮的有些另类的男人,整个人显得更加气愤,说道,“我管你们是谁啊?你们大晚上的欺负一个女孩子,可是我亲眼所见,你们还想要怎么狡辩?”

    曾耀祖,“……”

    妹妹不是说比萧凌烨这人脾气好,待人和气的吗?

    但现在这个如狮子愤怒,对他们如此戒备不听说的人,是谁啊?

    曾耀祖的几个兄弟说道,“大祖,既然人家小姑娘的家人来了,我们就回去吧。刚才我们的方式不对,被人家当坏人,也情有可原的。”

    被误会坏人的曾耀祖点了点头道,“好吧,我们就回去吧。”

    在离开之时,他跟萧凌烨说道,“我妹妹是曾红梅,你同学的哥哥!”

    萧凌烨,“……”曾红梅的哥哥如此离经叛道?

    瞧着他们一伙,估计就是飙车党!

    等曾耀祖等人离开之后,萧凌烨把躲在他背后的萧欣欣拉出来,说道,“欣欣姐,不用怕,他们已经离开了!”

    看到他们离开了,萧欣欣一把投进了萧凌烨的怀抱,立刻崩溃的大哭,一边哭一边说道,“呜呜……,真是吓死我了,呜呜……”

    今天晚上可以说是她最黑暗的时候。

    先是在超市干活干到十一二点,结果,这老板娘立刻翻脸不认人,扣她工资不说,还把她直接赶出了宿舍,她跟老板娘大吵大闹根本就没用,她仗着人多,把她往店门外一推,把店门一关,就她一个人留在外面了。

    不管她怎么敲门也没有用。

    夜这么晚了,到处的店门已经关了,街头上看不到一个人影,她提着行李,带着惊恐不安的心,想要找到哪家亮着灯的店,然而,没找到。

    她就在新华书店门店把行李放下,心里实在害怕,她就给家里打电话。

    她实在找不到人,她只能找父母!

    萧凌烨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好了,没事了,没事了啊。他们都离开了。走,我们也赶紧离开这吧。”

    已经来了一波飙车党,谁知道一会会不会再来一波,他们还是先离开为好。

    萧欣欣刚才确实被吓住了,她一边哭一边说道,“凌烨,你可不知道,那些人说要我当他们的女人,带我吃香的喝辣的,我不应,他们还想要拉我,我……真是吓死了,呜呜……,如果不是你来了,我都不知道要该怎么办了啊?他们那么多人,我打也打不过,逃也逃不了。”

    萧凌烨听到萧欣欣的话后,脸上又带着愤怒,他问道,“那些人真是这么干的说的?”

    他娘的,那个曾红梅哥哥真是个人渣。

    还自己在那说好人,我呸,调戏良家妇女是好人,还有那么龌龊,这样的人算是好人,天下就没有坏人了。

    萧凌烨安慰道,“欣欣姐,现在没事了。刚才那些人不是说了,只是跟你开一个玩笑罢了。”

    暗中却在想,什么时候碰到曾红梅,就告她哥一状。

    以曾红梅那爱抱不平的性子,她肯定不会这么容易放过她哥的。

    “那个黄毛喇嘛头的男人,是我同学的一个哥哥,知道身份了,以后我们找他报复去,给你报仇!”萧凌烨安慰她说道。

    听到要给她报仇,萧欣欣立刻没哭了,她皱了皱眉头说道,“算了,他们那些人一看就是县城人,说不定家境肯定不一样,我们还是不要惹上为好!”

    他们这些农村人,还是不要跟有钱人斗了,那肯定是斗不过的。

    除非他们在县城也有一定的靠山。

    萧凌烨帮萧欣欣把行李搬上了车里,她和萧凌烨坐在车头。

    不一会,萧凌烨就带着萧欣欣来到住处。

    只是在走进来时,看到左弯右拐的小巷胡同,心里又是害怕毛毛的。

    萧欣欣问道,“凌烨,你们租住的地方怎么这么偏啊?”

    萧凌烨说道,“这里虽偏僻一些,但甚在安静啊。这里的环境很符合我姐的要求,所以就把这里的房子给租下下来。”

    当萧凌烨把萧欣欣带进去时,萧欣欣就看到一个大院子,及两层楼高的房子,她又疑惑的问道,“你们租了这一整栋吗?”

    “是!”

    “好大!这租金是多少钱啊?”

    “听我姐说是三百块钱。那房东老太太给了我姐最便宜的租金!”

    “这么便宜?”萧欣欣显然有些吃惊。

    她在县城呆了这么久,可是知道这些房价的。

    这里虽偏僻了一些,可这里的环境好啊,有个大院子,又是大房子,这租金肯定不会便宜,至少要五六百的。

    这里有三百块就租下来了,还真是划算啊。

    进了院子后,萧凌烨又帮萧欣欣把行李搬到了客厅,到了客厅之后,给萧欣欣倒了一杯水。

    担心受怕了一个晚上,喝点水压压惊。

    萧凌烨问道,“欣欣姐,你肚子饿不饿,我给你下碗面条吧?”

    萧欣欣摇了摇头道,“我不饿!”

    “那你累不累啊,要不去我姐的房间里休息一会?”萧凌烨又问道。

    萧欣欣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现在睡不着!”

    萧凌烨安慰道,“没事了。一会你爸和你妈就会到了。”

    他的话刚落下,口袋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妈,嗯,我已经接到欣欣姐,嗯,让周婶放心,欣欣没事,好!”萧凌烨就把电话给了萧欣欣说道,“欣欣姐,周婶!”

    萧欣欣接过手机,电话里立刻传出周婶担忧的声音,“欣欣,你怎么样,没事吧?”

    或许刚才哭过一场,也或许有人身边,现在萧欣欣到是很安心,没有再哭了。

    她说道,“妈,我现在没事了。凌烨弟弟接到了我。”

    之后母女俩又说了些话,就把电话给挂了。

    随后萧凌烨就坐了下来,很是疑惑的问道,“欣欣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三更半夜的,你们老板怎么会突然把你给赶出宿舍?难道他们不知道,三更半夜的,一个女孩子在外面是多么危险吗?”

    说到这个,萧欣欣就一肚子怒火,神情很是气愤。

    她说道,“那家德旺超市人知道吗?”

    “德旺超市?”萧凌烨点头道,“我知道啊!就是阳光路那边的超市,是吧?”

    “对!”萧欣欣点头道,“我就在那里干活。那么大的一个超市,这老板和老板娘死抠门,就请了两个员工。每个员工,都是当牛马的累着,干了这个立马要干那个,没干上或许没干好,他立马有了一个克扣我们工资的理由!”

    “啊?这样说来,这家老板确实抠门儿!”萧凌烨附和道。

    “这也就罢了!”萧欣欣异常恼火的道,“当初明明说好工资是一千块的,结果我们每个月到手的工资只有五六百,更过分的有时,还不到五百!”

    “啊?为什么?”萧凌烨更加疑惑了。

    一千块钱的工资,到手的钱还不到一半,这怎么可能。

    萧欣欣咬牙切齿的说道,“那老板和老板娘都是死扣门的,说好是一千块,包吃包住。但一干下来,结工资时,就告诉你,要扣住宿费和水电费,及平时被他们抓了茬,找了理由把钱给扣了。”

    “那你不要去干了啊?”萧凌烨脱口而出的说道,“这样严苛又抠门儿的老板,在那干下去有什么意思啊?干活多,可这钱又不多。本来工作就是为了钱的啊!”

    萧欣欣点头道,“一开始,结了第一个月的工资时,我是不想干的。可这老板娘又说得好好的,那些扣下来的钱,只要我们好好干,一定会退还给我们的。毕竟,一千块钱的工资,只发五六百,有些说不过去的。”

    “你相信她了?”萧凌烨微微吃惊的问道,“这老板娘会不会把钱退回来,平时看她的作风就知道了啊。”

    萧欣欣听到萧凌烨如此说,显得很是懊恼,她咬了咬下唇瓣,继续说道,“可我就是相信她了。凌烨弟弟,你说我蠢不蠢啊?还一干就干了半年。”

    萧凌烨不知如何安慰她,只是说道,“欣欣姐,你还太小,太容易相信人,所以才会相信那个黑心老板娘。”说到这里,他又想到什么,问道,“那今天晚上是怎么回事啊?”

    萧欣欣说道,“在那个超市干了半年,我实在看不惯老板和老板娘,把我们当牛当马使唤,还拿这么点工资,所以我一气之下就辞职了。

    但老板娘说,要辞职可以,我还必须在那里在干满一个月,她就把全部工资给我结了。

    当时,我以为她所说的全部工资是我两个月的工资,至于以前被克扣的工资,我也就不奢望了。

    可就是这样,今天是我干的最后一天,她还让我干活干到晚上十一点半,到快关店门时,老板娘说把工资给我结了。

    可谁知道,她就直接给了我五百五十块钱,还说是我全部的工资!”

    “你不是两个月工资吗?怎么能五百五十块啊?”萧凌烨有些不明所以。

    “是啊,怎么只能结五百五十块?我当时是真的气疯了,”萧欣欣说道,“我跟老板娘据理力争,可她依然强硬的说我的工资就是五百五十块,我接受得接受,不接受也得接受!

    后面,她就直接让人把我的行李丢在外面,告诉我,我不是她的员工了,根本就没有资格继续住宿舍!”

    “真是欺人太甚!”萧凌烨心里也是涌起股怒火,他说道,“欣欣姐,明天我就去给你讨个公道!我就不信,他们这样的黑心老板,还有理了。”

    萧欣欣摇摇头说道,“没用的。当时,我们没有签合同,而且老板娘说,不管是劳动局还是工商局,她都有人,如果我不服气的话,可以告她,只要我们告得硬。她……”

    萧欣欣又咬了咬唇还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她说,如果告不硬他们,以后我就别想在县城里找工作了,甚至他们还说,他们道上也有兄弟,到时,我们把事情闹大了,吃亏的只会是我们!”

    “什么?”萧凌烨觉得很是不可思议,他说道,“他们眼底还有没有王法了?”

    这个年纪的青少年,性格叛逆又冲动,更是有一种仗义江湖侠义情节。

    萧凌烨说道,“欣欣姐,明天我们就去她那看看,看他们眼中还有没有王法了,在这县城之中,他们竟然做出如此欺负压榨员工的事情。”

    “可是……”萧欣欣眼底还是有些害怕,“可是他们有后台啊。工商局的和劳动局的,万一我们去闹,他们要报复,可怎么办啊?凌玉姐在这开店,可不要连累了萧凌玉姐啊?”

    “放心,他们还没有这么大的本事,可以报复到我姐头上来。”萧凌玉很有信心的说道。

    虽不知道那黑心老板他们有什么样的大后台,但是他姐也同样有些后台的,想要动她姐,可没有这么简单。

    或许跟人倾诉了一下,萧欣欣心里感觉轻松了一下。

    可听到萧凌烨说道要去找上那黑心老板,心里又不免有些担忧。

    就在不知如何是好时,他们听到外面铁门声音。

    心里当即吓了一跳。

    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萧凌烨立刻说道,“欣欣姐,不用担心。应该是我妈和周婶他们到了。”

    他的话刚落下,就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跑了进来。

    前面冲过来的则是周婶,后面是萧成邦,萧妈妈和萧凌玉,萧四叔去停车了。

    “欣欣,我的闺女,你没怎么样吧?”周婶一进来,就拉着闺女看了起来,神情眼底满是担忧。

    但看到完好无损的闺女后,又立马松了一大口气,大声的说道,“你这孩子知不知道,可担心死我了。这三更半夜的,万一你出了个什么事,让我怎么活啊?”

    萧成帮看以安然无事的闺女,也是长长松一口气,然后看向萧凌烨很是感。

    好在萧凌烨在县城。

    萧凌烨虽小,但好歹已经过了十八岁,已经是个男人了。

    有个男人在身边,总是安全一些。

    萧欣欣立马说道,“爸,妈,如果不是凌烨弟弟及时赶到,我……我可能真出事了。”

    “啊?”萧成邦夫妻焦急的问道,“欣欣,怎么回事?”

    萧欣欣说道,“我听你们的吩咐,挂了电话之后,就在新华书店门口等凌烨弟弟,可是没有一会,就来了一群飙车党。他们发现了我,然后想要让我跟着他们走。好在凌烨弟弟及时赶来,那些人才离开!”

    “遇到飙车党!”萧成邦夫妻听罢,这心都提了起来跳了跳。

    飙车党他们虽没有亲眼看到过,但他们却从电视上知道那些飙车党就是身上刺青,露粗壮胳膊的像是二流子吊儿郎当的那样人物。

    “凌烨,真是太谢谢你了!”周婶说不出的感给讲了出来。

    完罢,他说道,“姐,明天我去给欣欣姐讨回一个公道!找那对黑心老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