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声会影论坛 > > 我有一个狐妖女友 > 第五百五十四章
    说是最后一面,其实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叶小孤衣服上还带着些茉莉花茶,这会儿自顾自的抖了两下,随口说道。

    “你等等,我先去换身衣服。”

    “等等?你我之间难道还有什么避讳吗?”

    “还挺多避讳的。”

    他嘴角微微一扬,随口玩笑一句,沈文灵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倒也没有继续腻着。

    百年久别,如今再相见,说是多么的情深似海好像也不至于,心中的那默契一直难断,一切好像也随性自然了许多。

    她修的是长清道法,昔日就身负天资,悟性也是超凡,对于这些事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心思。

    只不过当初好歹是情缘一场,加上长清观毁了,她自己心似浮萍也想要找一个依靠。

    如今叶小孤不愿,她也不强求,就当做是大梦初醒一般清醒之后也就顿悟了。

    房间里,叶小孤随手解开长衫,显出了一身结实的肌肉,莫名的还让沈文灵多看了两眼,好奇道。

    “看来这百年间,你也算是多有奇遇。”

    “奇遇?怎么说?”

    “昔日你的身形倒是没这么壮硕,想必修行鬼道的弊端已经被你破除了吧?”

    “说不上破除,只不过略微的调和了一些。”

    北域之行,他也的确是有所得,只不过现在想来更多的倒是另外一件事。

    心念一动,叶小孤回头看了看沈文灵,开口说道。

    “若是日后你游历之时没有去处,不妨替我去一趟北域如何?”

    “北域?”

    “我在那里结识了一只赤狐妖,算算日子估计我的孩子都出世有几年了。”

    “……”

    不出意外,沈文灵俏脸一沉,顺手就拿起了桌上的茶壶,估计要不是隔得远,这姑娘顺手就拍在他脸上了。

    这姑娘的反应对于叶小孤而言并不算是意外,不过他本就不是轻易服人管的性子,这会儿见着她发脾气非但没有安慰一句,反倒是自顾自的说道。

    “平生最喜欢的便是狐妖,当初去北域也是百年不见外人,索性就成了那缘分,现在想想倒也不赖。”

    “我有问你什么感觉吗?”

    “没有,我只是自己想要炫耀一下。”

    说话间,叶小孤嬉皮笑脸的看着沈文灵笑了笑,即便是那姑娘心性淡漠却还是忍不住拿着茶壶冷着脸就大步走了过去,迎头就是一拍!

    刚才被泼了一脸茶,尚且算是反应不及,这一下要是还被砸了那真是说不过去了。

    那茶壶还在手里,叶小孤伸手直接抓住她的手腕,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说道。

    “都是些玩笑话而已,你非得发什么脾气?”

    “还问我发什么脾气?有朝一日我沈文灵若是有所成,我定然杀尽你叶家子子孙孙!”

    “杀尽子子孙孙?那你倒是真杀了不少了。”

    “……”

    他玩笑一句惹得这姑娘又是面色一冷,扭着手腕想要给他一记狠的。

    偏偏她的力气也不大,左扭右扭的挣扎不开,最后还被他拽进了怀里。

    “说是昔日情缘一场,你就这么想杀了我?”

    “哼!”

    “对你好,你看不出来。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倒是特别在意。”

    “呸!不要脸!你何时对我好过!”

    叶小孤嘴角微微一扬,笑了笑也没有应声。

    方清城的事,他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眼下好不容易要送走她,自然不会给自己添麻烦。

    两人本就是偶尔的情缘一场,这会儿自然是没有什么多说的意思。

    沈文灵见着他笑而不语也看出他是真的要送自己离开,一时却是面色一沉,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只不过这些事到底不是求来的。

    她不说话,叶小孤伸手摸了摸她的鬓发,轻笑道。

    “行了,差不多到时候了。阳关古道你也走得坦荡,竹木长桥就让我来走吧。”

    “姓叶的,你最好给我记着今日我受到的屈辱!”

    “怎么就屈辱了?难不成就因为我们好过几年,你就非得给我也生个儿子?”

    “……”

    沈文灵闻言,心里腾然一阵无名火起,反手就想给他一巴掌。

    叶小孤的反应也不慢,歪着脑袋躲闪之间还顺手将她抱在怀里,轻笑着腻味了一会儿。

    那姑娘也心知他是下定了决心,这会儿暗自咬了咬牙,到底还是没有动手做些什么。

    没想到两人闹了大半天,这才刚消停一会儿,房门突然传来一阵“咚咚咚”的脚步声。

    刚才还气冲冲的跑出去的楚清秋这会儿刚回来,正巧就见着两人还在拥抱。

    这一下可真是把这姑娘给气急了。

    “狗东西!你还真有脸了!你看老娘不弄死你!”

    叶小孤听着这声音才意识到她又跑回来了,下意识的就笑了笑。

    楚清秋还只当做他是在嘲笑她,这会儿心里的怨气更盛,气冲冲的就冲过去想要给二人些颜色看看。

    没想到这姑娘脾气大,沈文灵的脾气也不见小。

    她刚气势汹汹的走过去,沈文灵一踢腿直接一脚把她踹得瘫坐在地上!

    这一下不说楚清秋,便是叶小孤多多少少都有些懵了。

    楚清秋本来只是想要闹一下,但是这一脚一时也把她踹出了真火。

    偏偏沈文灵还冷着脸,径直转身看了她一眼。

    这两个姑娘四目相对,怒火汹汹自然难遏。

    真元一引,气劲溢散之间竟然连四周的桌椅板凳都为之一颤,哪怕是先前比试两人都没有这气势。

    这一下动起手来,只怕还真得分出个生死。

    “哼!”

    楚清秋被踹了一脚,当先冷哼一声,指尖引出数根傀儡丝!

    沈文灵也不甘示弱,阴沉着脸,两指并拢引出一缕真元!

    气劲一现,这两个姑娘二话没说,直接引动真元,纵身便迎头跃起!

    只不过就在两人正要交手的一刻,突然手上的真元气劲如火苗熄灭转眼竟然就暗淡了下去!

    只听着叶小孤在一旁幽幽的说道。

    “就这么打吧,别伤了和气。”

    “……”

    两个姑娘闻声齐齐转过头瞪了他一眼,他倒也不见怪,嘴角一扬,笑嘻嘻的还挺自在。

    有他在一旁看着,这两个姑娘也没什么心思继续打下去。

    沈文灵冷哼一声,转过头就要和叶小孤说两句。

    没想到正在这时,楚清秋却阴恻恻的一脚就踹了过去,心里还没有放下怨气。

    沈文灵眉头一皱,反手正要去挡,叶小孤却一把将她拉入怀中,随手将楚清秋的脚拍开,没好气的说道。

    “这么大个姑娘了就不能大度一点儿?”

    “姓叶的!你竟然敢这么护着她!”

    “别跑远了,一会儿我懒得找。”

    “我就不跑!我非得看看你这对儿狗男女能干出什么名堂来!”

    “那花样儿倒是不少,毕竟文灵这身段也挺软和的。”

    他嬉皮笑脸的玩笑一句,气得楚清秋直跺脚,沈文灵在一旁看得清楚明白也知道他只是铁了心要自己离开,此刻脸上没有半点儿笑意,反倒是平添几分冷色。

    叶小孤和楚清秋闹了一会儿,一回头见着这姑娘还冷着小脸儿,一时也只是笑了笑没有多解释些什么。

    刚才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快入夜了,这会儿闹了没多一会儿,不知不觉竟然已经是晚上了。

    他虽然不愿意沈文灵牵扯其中,但是这赶人也不急于这一时。

    “歇一晚再走也好,好些日子没吃东西了,这附近小河里有一种鱼看起来还挺好的。我们去烤几尾来试试?”

    “哼~”

    “我不去!”

    沈文灵轻哼一声不多解释,反倒是楚清秋气呼呼的拒绝道。

    她这话落在叶小孤耳里,他还没来得及说一句,沈文灵却冷笑着讥讽一句道。

    “他又没求着你去,你?瑟个什么劲儿?”

    “我怎么就?瑟了,难不成他是要给你烤鱼不成?!”

    “那你得问问他了。”

    沈文灵把话抛到了叶小孤面前,楚清秋就像是一只小狗似的眼巴巴的看着他。

    他也不知道这两个姑娘是哪儿来的脾气,一时之间还真是忍不住暗自皱了皱眉头。

    原本按照沈文灵的心思,他应该顾及自己的情绪,对楚清秋稍打压。

    没想到他这个时候却悠悠然然的说了一句道。

    “争什么争,难不成我会厚此薄彼不成?一起去。”

    “去什么去?!我才不去!”

    “不去?我叶某人这里可从来没有姑娘家闹事的余地。”

    他冷冷的看了楚清秋一眼,这姑娘即便是有再多的情绪,这会儿也只能咬着牙忍着。

    她倒也不愿意最后真被叶小孤给拎出去,毕竟那样做也实在是有些丢脸。

    简单的解决了这纷扰,叶小孤抱着一个,领着一个,总算是略微安静了一会儿。

    晚风微冷,三人走下山道的时候,楚清秋又耍起了性子,径直纵身轻跃先跑到了江边。

    余下叶小孤和沈文灵两人慢慢走下山道,倒也算得上自在。

    或许是因为这样安静的夜空之下很容易有许多的情绪,沈文灵先前还冷厉万分的样子,这会儿却还是挠了挠他的肩膀,暗自有些小情绪。

    叶小孤感觉得分明,不过此刻还真是对这姑娘没什么心思。

    毕竟方清城的事在前,这姑娘不同于楚清秋,只能算是有些缘分却并不是多长久的事。

    若是以前,他或许并不介意带上她,但是隐约感觉到身处于一张罗网之中,自身难保之下,他也没有心大的非得拉着这姑娘下水的地步。

    沈文灵像是一直不舍的小兽似的在他怀里挠了他两下,轻声呢喃道。

    “你就这么狠心?”

    “更狠心的事,我都做过。”

    他随口玩笑一句,惹得沈文灵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这言语之外,或许是因为早就打过交道,这姑娘也没有和他闹上两句。

    久别百年,最后却是竹篮打水,这心也随之空荡荡的了。

    她面色一冷也没在耍什么小聪明,远远的看了看江岸边踱步的楚清秋,淡淡的说道。

    “为什么她能跟着你?”

    “三个月了,不跟着我难道让她自己再去找产婆?”

    “哼!你别以为我真是没长脑子,她若真是怀了你的孩子,你还会这么折腾她?”

    “这你都能想到?厉害啊。”

    这话语之间,沈文灵多多少少有些咄咄逼人的样子,偏偏他笑了笑也就将这件事略过了,并没有和这姑娘争执太多。

    她有心想要和叶小孤闹一回,偏偏看着他笑起来又莫名的心里窜起一丝无力之感。

    两人从相逢便不是对等的,如今再遇见又能改变些什么。

    她心里泛起一丝酸楚,径直就凑近了他嘴边亲了一下。

    这山道狭窄,叶小孤刚踏出一步,这姑娘迎头就给挡住他的视线,差点儿害得他滚下去。

    “你真是想要弄死我还是怎么?明明这么陡峭的山道,你还给我闹这些花样?”

    “若是我有办法杀了你,我早就动手了。”

    她说得平淡如一,好像是没带着什么情绪,不过叶小孤听来还真是平白的心里一跳。

    原本他还想着让这姑娘去北域看看小红狐的动静,这会儿他还真是不敢提这事儿了。

    没想到他不愿提及,沈文灵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看了他一眼,好奇的问道。

    “你先前说在什么地方遇到的狐妖来着?”

    “这个……”

    “一个大男人,说点儿就不能爽快点儿?”

    “我还真怕你去找她闹。”

    “哼!你真当做我是那种小肚鸡肠的女子?”

    “嗯。”

    叶小孤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惹得沈文灵反手就是一巴掌。

    两人走在这山道之中,他一时也没有注意到这姑娘突然就动起手来,迎面就是“啪”的一声脆响。

    他本来还没什么情绪,但是这接二连三的挨巴掌,怎么都不是嬉皮笑脸就能了的事。

    沈文灵看着他目光渐冷,下意识的想到以前在一起的时候,心里一心虚急忙抽身便想躲开。

    没想到叶小孤死死的抱着她就是不松手,自顾自的还看了看四周的山道四周,最后目光落在了山壁的一处小草丛里。

    “相识一场,没让你享受到什么,是为夫不对。你要杀了我叶家子孙,我怎么着也得让你如愿以偿。”

    “姓叶的,你给我松手!”

    “松手?哼!”

    他冷哼一声,抱着这姑娘就往那草丛里走去。

    往昔几百年的苦苦等待,没想到三言两语之间就闹成这样。

    这会儿可断然算不上什么久别重逢的美好时光,甚至还让这姑娘感觉有些倒胃口。

    晚风徐徐好像是一直没有停歇,江岸的夜风总是比别的地方来得勤快些。

    江岸边,一团小小的篝火发出“噼啪”一声轻响,爆出的火星让正在打瞌睡的楚清秋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茫然的四处看了看。

    只不过这江岸寂静如旧,似乎并没有什么人迹。

    她暗自皱了皱眉头,一脸不悦的回头看了看远处的渔村小道。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走在后面的那两人好像是走丢了似的,一直没见着人影。

    楚清秋本来还想傲着等到两人现身,没想到都眯着眼睛打了一会儿瞌睡都没见着人,说不定真是回渔村去了。

    一时之间,这姑娘心里又是一通心火暗起,气呼呼的就打算去找那一对儿狗男,女。

    偏偏她这刚一起身,叶小孤和沈文灵就走了出来。

    “清秋已经把火都架上了吗?实在是辛苦了。”

    “我辛苦你大爷!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好几个时辰!你看看这天都快亮了。”

    “是吗?好几个时辰?”

    叶小孤闻言,眉头微微一挑,这会儿却是凑近沈文灵耳边轻声耳语了一句,惹得那姑娘冷着脸回瞪了他一眼。

    不过玩笑之余,楚清秋手中傀儡丝照着河里几番探寻,伴随着“咻咻咻~”的连声锐响,几条大小不一的银鳞鱼便被抓上了岸。

    这姑娘对于傀儡术的造诣的确是高超,手中傀儡丝一拉一挑,几条鱼便被刨开去掉了鳞甲。

    江岸的这团儿篝火说是篝火,其实并不是木材燃烧而成,而是用真元引动的一团灵气火焰。

    这会儿这姑娘收拾了一下,看着这一团火感觉还不太讲究,拍了拍手,说道。

    “我去找些柴火来,这火不太讲究。”

    “算了,将就烤一会儿得了。文灵也吃饱了,我们两个人也吃不了多少。”

    叶小孤和沈文灵这会儿正坐在江边的青石上,他这么玩笑一句,自然是惹得沈文灵不太高兴。

    “你恶不恶心?!”

    “我倒是不怎么恶心,感觉还挺爽快的。”

    他这嬉皮笑脸的咧嘴一笑,没让沈文灵再骂上一句却让另外一边的楚清秋听出了风声,这姑娘皱着眉头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

    气急之下,索性把刚才收拾好的河鱼全都一股脑的扔进了那篝火里。

    一时之间,只见着火星子和黑烟直冒,楚清秋把小脚一跺,这会儿还想说两句场面话,叶小孤却幽幽的站了起来,冷冷的说道。

    “清秋看来也是饿极了,为夫这就带你吃点儿好的。”

    “滚!”

    “滚?这事儿我怕是滚不了。”

    这两个姑娘闹得不可开交,其实他心里早就窝着火了,这下正好一起收拾了。

    我有一个狐妖女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