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声会影论坛 > 修真小说 > 夫君不要带球跑 > 第629章 元荣县
    楚晗没看他,也没言语,只是脚下继续疾行。

    在身后保持跟随之姿的汩沨朝他使了个回自己位置的眼色,沐晨立即意识到自己错了:少主乃神皇,怎会察觉不到那丝隐蔽气息的存在?她只是假装不知罢了。而自己的异样,必然要惊动那个白发男子……

    思及至此,他不由懊恼不已:做事果然要三思而后行,是自己急借事由与少主说话、欠周详了。

    眼见三人的背影渐行渐远,直至离开众人的视线,张媞才“歘”地打开一把折扇笑道:“楚少主真乃当世人杰!”

    与她并立的张萝收回目光,看向稍稍落后半步、抱着孩子站在张媞身侧的栾晓桑,笑道:“六妹夫能在路上得贵人相助,又结下今日之缘,当真是福气不浅。”

    张媞刚一派风流之姿地搧了两下,被她这么一提醒,立即转身将扇子对着夫郎女儿搧风,从单身逍遥女秒变成为**主:“大姐说的是,且有今日之缘,也是沾大姐的光,托大姐的福。”

    她一手执扇搧风,一手逗弄**道:“大姐早我们出生,原本就是个要对妹妹弟弟们百般忍让、还要身负重责的劳碌命,?儿的事一出……”

    她叹息一声,停止逗弄,抱起一直站在夫郎身侧、揪着夫郎衣衫的儿子:“六妹我本就有无争之心,婚后,又先得小棉袄,接着,随心也早产,出生便没有别的孩子斤两重……”

    张萝淡淡道:“六妹想说什么?”

    张媞冲所有厮奴女婢挥了一下手:“你们都先回去做事!”

    逍遥殿的下人立即全部散去,张萝摆摆手,剩下的其她人便也都跟着一起走了。

    见四周再无闲杂旁人,只有两家的夫郎和孩子,张媞才对面向张萝正色道:“大姐,小六儿依然是以前的小六儿,无论世事如何改变,大姐,都永远是小六儿的大姐。”

    张萝的脸上缓缓漾起笑容:“小六儿……”她伸手在张媞肩上拍了一下,“走,一起回家喝酒去!”

    “好!”张媞笑道,“我可很久没尝到大姐夫的手艺了,正好蹭饭!”

    “哈哈,”张萝开怀大笑,“由着你吃,管饱管醉!”

    六妹既明确表示无心掌门之位,又选择站在她这边、全力支持她,她怎不高兴?

    六妹打小就是个不安分的,一直想出山游历逍遥快活,这从她为自己的殿院取名为逍遥殿便知。

    只是,人都是会变的,尤其有了夫郎孩子之后。为了让夫郎一直过好日子,为了给孩子谋划前程,女人都会变得越来越多思多虑,以前不曾有的想法,也都会渐渐生发出来。

    可今日,她却明确表态,明确站队,自己不仅等于少了一个潜在的敌人,还多了一个帮手,真是……

    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楚少主果然是她的贵人,她一来,不仅?儿痊愈,六妹也下了决心,就算只是把她当赌注,以后也将是一条船上的人了。

    “看六儿的神色,定是得了什么好东西,”张萝像幼时一样玩笑道,“还不赶紧从实招来?”

    “确实是好东西,不过,再好,还能有?儿的好?”张媞笑眯眯地转头看了一眼吴偢牵着的张?,“以后,我可就指着姪女撑腰啰!”

    “唉……”张萝叹了口气,“?儿的事,我也不瞒你了,她之前,乃是被人下药,又中了截气指。”

    “怎么会这样……”张媞的折扇顿在手中,“难怪楚少主提醒我们要多留心,别让人有机会在养气丹上动手脚……等等,截气指是什么?”

    “这个,回去我再告诉你,”张萝为防万一,不敢在山道上多说,“你方才说的养气丹是怎么回事?”

    “嗐,就是一颗普通丹药,就是那种习武初期、打基础修真气时用的普通养气丹,”张媞为防大姐、大姐夫嫉妒,故意说得轻描淡写,“楚少主让我们泡水给随心喝,看看能不能弥补一下她的早产之弱。”

    “那就错不了,楚少主出手的,定不是凡品,”张萝拍拍她的肩,“好好给孩子服用,定有良效。”

    姐妹俩边走边说,两人的夫郎初时只是相视一笑,跟在身后,渐渐从默默听她们交谈,到最后自己也聊了起来,两家人一派和乐。

    楚晗这边以冷然相惩,沐晨和汩沨便一路保持沉默。

    待离开张萝她们的视线、在窥心镜法中见她们往山上回转,便慢下脚步,淡淡道:“任何事,都是利弊共存,只是比例不同。张萝因我们而受益,别人的利益自然就因我们而受损。利益一旦受到损害,你们说,她们会怎么办?”

    沐晨这次没急着接话,汩沨道:“为了打击张萝,不惜对一个孩子下手……”

    他微微蹙眉,“如今少主破了此局,对方定不会善罢甘休、由我们从容离开。”

    “不错,”楚晗点点头,“张家老三为了从根上彻底摧毁张萝,竟让魏思思暗中修习截气指,却没想到急于求成的魏思思遭到反噬而青丝变白发。不过,小小挫折阻挡不了决心,最后还是被他练成了。”

    汩沨迟疑了一下,才道:“少主,您说……她对魏思思……哪怕有半点真情意么……”

    楚晗转首看他,似笑非笑:“你都深度怀疑了,又何需问我?”

    汩沨低头:“属下突然觉得,他……其实也挺可怜……”

    楚晗冷哼:“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像他这样势利又狠毒的男子,是不配得到真正的爱情的!”

    汩沨身体一颤,猛然醒悟:“少主教诲得是!”

    楚晗淡淡道:“估计这一路不会平静,慢点走吧,不给别人下手的机会,你们如何进步。”

    汩沨笑而无声,沐晨也微微勾起嘴角。

    四十九里后,三人行至一座名叫元荣的小县城,楚晗指了指前方白底蓝字的竖条布幡:“给你们布置一个任务~~从这里开始,查清这座城排名前十的商铺都属于谁。”

    两人展目望去,只见那幡角被风吹得不断飘动的布幡上,写着兴和客栈四个大字。

    少主说的任务听起来像是一个,但仔细一想,便知其实包含两个,因为要先问出排名前十的商铺是哪十个,才能逐个打听该产业在谁名下。

    “调查时要有技巧,”楚晗提出任务要求,“一,不能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和姓名,二,不要让人明显察觉到你们的意图、看出你们在暗访。至于方法技巧,你们可以自己去想,也可以互相商量,完成后去东城门找我,我在城外的黄汤岗等你们。”

    说罢,便一闪不见。

    二人知她施展了隐身穿空术,说不上什么话了,再说也没什么可问的,任务条件摆在这儿,任务要求少主已经说得很清楚,直接执行就可以了。

    这明显是个考验,两人既然能看出,自然要尽心尽力地认真执行。

    为了稳妥起见,他们还商量了一会儿,编好假姓名、假身份以及查问方法、理由等等。

    楚晗知道这元荣县城里有一部分产业属于玄元剑派,除了元荣县,周边县城和郡城也有她们不少产业。

    显然,玄元山里的重元玄铁已经不能无限量产出了~~她在山上寻找所谓的炼丹灵草时,曾在矿区附近近距离地观察过:整座玄元山在张家数代后人的不断挖掘下,矿铁已经快被掏空,只是外人不知而已。

    为了给后人留点资产留条路,早已停止挖掘提炼,张媗用来交换消息的百斤重元玄铁,还是之前的库存。

    这也是张媗为什么陆续在各大城小县置办产业、扩大收入来源的原因。

    玄元剑派家大业大,不算门徒弟子,仅当代掌门及其夫郎、孩子,就是一窝。

    加上女儿的夫郎孩子、儿子的妻主孩子,这又是一窝。

    另外,还有上代掌门没死的遗夫、长老等人,此乃第三窝。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她们长年享受富贵生活奢华惯了,即便张媗缩减她们的生活用度,也省不了太多,能像张萝夫郎那样肯亲自下厨为来客做饭的,更是寥寥无几。

    而这,也是她肯出手相帮的其中一个原因。

    吴偢令人心生好感,张萝也不是那种为了达到目的而无所不用其极的阴狠之人,有这样的母父教导,?儿自不会长歪长斜,如果她长大后还这么甚得她心,她定会在背后帮她一把,助她拿到掌门之位。

    她这么做,并非要图个什么,也不是玄元剑派的存亡与她有什么庞大干系,而是一个缘字。

    世人千千万,有多少人是擦肩而过,又有多少人才是真的有缘?细数一下,其实真没几个。

    她在顺风城带夫郎出去赏梅,快走时,孕夫栾晓桑出现,这是与张家人结缘的开始。

    之后,吴偢带着孩子追她却没追上,两年多后,才又亲自求上天虞山,续上前缘。

    想起来,便觉很奇妙,就像她与几个夫郎的相识相爱一样,总有冥冥一根线,在其中贯穿拉扯。

    至于这次对沐晨和汩沨的考验,她在心里笑了笑~~其实就是个没什么具体意义的无聊游戏,因为她要打发时间,等夜幕降临,考验只是顺便而已。

    沐晨和汩沨若知道她的真正心思,怕是要怄出一升血来。

    坐在城东一座名叫天润的茶庄大厅里,楚晗发出一道传音,早就出山、比楚语然派往巨潦帮的人还先行到达的鹿角灵兔,很快便嗖的从茶庄门外蹿了进来。

    猝不及防的门前小二姐被吓得一声大叫,后退中把自己撞在了雕花木门上。

    小二姐的叫声和那不小的动静立即引来所有人的目光,然后便都在看到雪白的鹿角灵兔后,直了眼。

    楚晗心下叹息,这真不是她故意露宝、没事找事,而是脑中的巨人一直不出现,实在有点奇怪。

    初始是因为不知那丝奇异气息的用而不安,如今,巨人和气息久不出现,她也不安了,便想拿鹿角灵兔试试,因为它最方便试探人心。

    鹿角灵兔虽修炼停滞,迟迟无法向高阶天玄进展,但身体却略有成长,高度已经与楚晗的腰齐平,不似从前那样只在突破时才短时间内壮大数圈。

    “喝茶自己倒,”楚晗从袖中掏出一只崭新的青玉杯放到桌上,“喝完茶吃完点心,去给我办事。”

    鹿角灵兔吱吱两声,人模兔样地往凳子上一坐,再把青玉杯往自己面前一捞,然后又用两只前爪捧起茶壶,将茶水倒入青玉杯。

    倒好茶水,它一边捧杯倾斜杯身,一边凑上鼠嘴,喝得嗞嗞响,有滋有味,看得没见过这种世面的小县茶客无不瞪大眼睛、啧啧称奇。

    自己撞疼后背后臀的小二姐也顾不得再叫唤,竟和掌柜的一样瞧新鲜瞧得忘记做事。

    鹿角灵兔喝下半杯茶水,润了喉,才学着楚语然的优雅动,努力抬高一只爪臂、用爪子尖儿轻轻去拈盘中的点心,看得楚晗直想捂脸发笑。

    ps:写多少发多少,所以字数是不稳定的,或两千字以上,或三千字以上,请读友们勿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