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声会影论坛 > 玄幻小说 > 地球文明升级中 > 第295章,地狱呼唤
    天空中。

    部落首领冽凤面若冰霜,正张开她腰间宽大的翅膀翱翔。风鹰是天生的优秀飞行家,视力极为出色。

    与她同行的,是风鹰部落的首领亲卫队。

    这是一些真正的风鹰女妖,是优秀种子,身强力壮,天庭饱满,鼻子又大又挺,牙齿雪白,红红的头发飞在又黑又亮的身躯上。

    骨质的耳环挂在她们的又长又垂的耳朵上。

    用一些羽毛编制的裙子遮盖着她们从腰到膝盖的部位。有些脖子上带着一个弯月形的饰物和红白两色的玻璃编成的项链。几乎所有人都带了弓、箭和盾,肩上背着象网一类的东西,里面装着石头,她们能用投石器把这些石子得心应手地投出去。

    她们紧张地巡视着呼啸山谷的领地。

    每一处异动,都会引起她们的强烈警惕。天气晴朗,清凉的风让她们紧张的心微微放松。

    望向最远端,是只有在天空才能看到的壮阔美景。

    翎花突然发觉地面上的混乱。

    临时的人类聚居地里,如同潮水般的黑影正从岩石地缝间涌出来,吞噬着它们触碰到的一切。

    瞳孔收缩,变焦,她看清楚那黑影根本不是恒星的影子,而是一些瘦小狰狞的影魔!

    “ahhhhhhh——”

    山谷四处响起了悚然啸叫。这声音犹若生命临死前的凄厉死后,能勾起听者同理心的恐惧。

    声音频率越来越高!

    耳膜破裂!

    血从耳朵里流出来,听力受到了严重损害,渐渐听不清声音

    。

    亮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降低,

    抬起头,望向更高处,同样名为太阳的永恒恒星也变得灰蒙蒙,不,那不再是曾经照耀万物的炽热之源……

    紫色。

    翎花看到那太阳变成了紫色,像是某种动物瞳孔的颜色,中心那诡异的花纹如同瞳孔,正死死盯着自己。

    她呀的一声发出尖叫,差点失去平衡,努力扇动翅膀才保持住了飞行的姿势。

    就在这十几秒钟的愣神。

    翎花的同伴已经有好几个跌落向大地。

    见到此景,翎花她们想要飞下去拯救同伴,距离越来越近,就在咫尺间触碰到身躯的时候。

    那些坠落的女妖身体突生异样,裸露的皮肤下面有无数小虫般的东西游走!

    哗啦!

    漫天血水,触手状的藤蔓从翎花面前的同伴脖子上钻出来,刺向翎花的眼睛。

    她惊恐地往后退,无法理解同伴身上发生的事。

    再看去时,本该是灌木丛的地面,此时变成了血红色的水潭,血水下骤然伸出来无数手臂,有人类、有虎豹、有鸟禽、还有机械部件和森然白骨。

    这是一处布满尸体的深渊!

    砰!

    砰!

    砰!

    继而连三的水花响起,手臂抓向跌落的女妖,转瞬间将其拉入到血色深渊中。

    手臂森林下方均连接着强壮的触手,它们还想把翎花也拉下去!

    翎花急忙向更高处飞。

    五米、三米、两米……

    她不敢回身看,只觉得身后那血腥味似乎越来越近,有股难以言明的巨大恐慌正席卷着她的后脑。

    “啊啊啊啊!”

    手臂森林发出怪异嘶吼,无数眼睛从手背、手腕和手肘上生出来,缓缓睁开拉出细长的粘稠的血线,露出的眼球漠然,冷冷注视着翎花。

    翎花不敢对视。

    她也不会与数千、数万只眼球去对视。

    “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啊!”翎花无法理解,她俏丽的面孔上沾满了同伴的血,翅膀像是绑着铁托,沉重,那力量无时不刻想要将她拉到地面上。

    此时再望向地面的森林。

    双神森林宛如炼狱。

    熊熊燃烧的大火蔓延向整片深林,将天空映成了橙黄色。那火焰拥有生命,不停地寻找活着的生物,将其困住,然后再一点点吞噬。

    致命的高温从表皮开始侵蚀,到皮肤、血管、肌肉和骨骼。

    直到把活生生的东西变成一具扭曲得恐怖焦炭,火焰才会离开。

    从天上望下。

    双神森林的火势很像是一个巨大的骷髅头,嘴巴的地方,便是风鹰部落的圣地,存放着伊希斯圣物的风湖。

    “不,不,不!”

    翎花无法接受眼前的惨景。

    她发了疯似的往部落的地方飞去,沿路上,到处都是怪物残杀后的尸骸,和一片片要将所有生命都吞进去的血色深渊。手臂森林不停地袭击翎花。

    翎花躲避,再躲避,她动作再快还是会出现破绽,受到严重的伤。

    她找不到首领冽凤,冽凤在之前,曾经把部落信物交给了她。她绝对不能让邪神恩泽里克得到信物,因为……信物便是开启圣地的钥匙!

    恩泽里克的目标是伊希斯圣物。

    翎花清楚这一点,可她什么都做不了,甚至被剥夺了哭泣的权力。迎面吹来的风压,会把眼泪推回到泪腺里。她凄厉的喊叫着,想要得到其他,哪怕是一个同伴的回应。

    然而在她面前,只有死亡与火焰并存的无间地狱。

    扑通!

    翎花筋疲力尽的摔在湖边的礁石上,她左边的翅膀从根部完全撕裂开,汩汩往外留着血水,生命与那血液同时流逝着。

    她失去了全部力气。

    已经……不能再动哪怕丝毫了。

    “我的任务还没完成……我必须回到部落……”

    翎花用力咬了舌头,血顿时涌出来,剧痛让她清醒,可眼前逐渐的模糊让她绝望万分,她知道,自己的时间已经所剩不多了。

    恩泽里克阴冷的回声在天际游荡。

    “放逐……”

    “死亡……”

    “流浪……”

    “解脱……”

    蛊惑的声线让生命发疯,钻进人的大脑里,彻底摧毁理智。那声音在寻找着什么,徘徊、徘徊着。

    山谷四周竖立着巨大的血肉屏障,没有人能进来,也没有人能出去。

    呼啸山谷变成了一个牢笼,恩泽里克的军队扫荡着每一处。

    “杀掉所有人。”

    恩泽里克沉声道。

    ……

    “呀!你的伤好严重!”

    一个稚嫩声音将翎花从昏迷边缘唤醒,她努力睁开眼,看到了一位穿着裙装的清秀少女,正焦急地望向自己。

    翎花装出凶狠的模样,她大吼道:“你是谁!滚开!”

    “我、我叫比比……”

    比比:“我身后的是我的同伴,嗯,还有我的召唤兽小黑!”

    翎花看到了叫小黑的召唤兽,一只披着斗篷的骸骨怪物。

    她听说过那群叫召唤师的神奇之人,召唤兽就是她们从异世界召唤过来的工具生命。

    工具生命是不该有智慧的。

    可翎花觉得。

    那只恐怖黑暗幽魂正静静注视着自己,目光淡然,略带审查……

    黑暗幽魂突然动了起来。

    在比比等人的惊讶目光中,抬起树枝般的干枯手臂,轻轻点在了翎花眉心。

    “感受它。”黑暗幽魂嗓音沙哑。

    翎花大脑轰然一声,被无穷信息冲击着,那全是她无法理解的奇异,凝聚出的词语在她脑内激荡。

    灵能……

    在呼唤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