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声会影论坛 > 都市小说 > 海东盛国 > 第十二章 议守带方
    方乾最近很不痛快,有个词叫捷报频传,他现在正好反过来了,打了败仗的报告雪片般地飞入郡守府中。今天更是收到一个重大的情报,边境重镇几乎全部丧失,还死了几位将军,所有残兵败将都撤退到唯一的边境重镇带方城中,约有三四千人之多。

    现在带方城中乱成一团,最高级别的将军给自己送来一份报告,请求将所有残兵败将都撤回首府王险城,话还说得好听,说是集中兵力与三韩决战。对此方乾极为失望,坐拥坚城,不求援,竟然求撤,这样的将军还能指的上吗?

    而自己若是去派援军,也没有那么简单。豪强们多方掣肘,不愿意把士卒物资们送到带方城去,自己的亲信就只有女婿徐安可以信赖,可徐安却老实巴交,在用兵方面也靠不住。面对这样的情况,他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只得走一步看一步。

    带方城请求弃守的消息传到郡守府中之后,方乾立刻召集众位拥有实权的官员与豪强大族来正堂商议。这个消息很是重大,没过多久,人员就基本聚齐了。一场会议就此开始。

    方乾将带方城请求弃守之事又简略说了一遍,然后以手支额,叹了口气,说道:“现状便是如此,还请各抒己见吧。”

    一名身着华服的中年男子从队列中走出,他一走出,许多人都注视于他,显然是颇具威望,此人是乐浪郡的豪强之一,名叫王范,具有一定实力,对于乐浪郡的政事,自然有一定发言权。只听他清了清嗓子,说道:“《兵法》有云:‘善用兵者,避其锐气。’今者三韩席卷而来,其势甚大,弃带方而守王险,歼敌于腹地之中,此举颇合用兵之道。王某以为弃守之事可行。”

    “附议!”“王兄言之有理!”“带方城该当弃守!”一时之间赞同弃守带方的声音此起彼伏,原本就有很多人想弃守带方,正好借着王范的这番言论发表自己的观点。还有很多“中间派”之前在犹豫要不要支持弃守带方,也被王范的这番言论所打动了,开始表示支持。至于那些反对弃守带方的,人数本来就少,又见他们势大,就不敢亮出观点了。

    这时,突然听得一声清脆响亮的女子娇喝之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论:“今日弃带方,明日弃王险,后日是不是要弃长安和洛阳?弃来弃去,早晚把咱们大汉的万里江山全都弃给外族!”

    随着这一声娇喝,只见一位女子从内堂走出,容貌很是好看,大约二十五六岁年纪,只一身轻薄衣衫裹住身子,将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现了出来,脚上穿着一双船式纱鞋,露出莹白如玉的脚背。正是太守方乾之女,方清,字静之。

    那些反对弃守的人听到这番言论,在心中暗暗喝彩,但是因为这番言论以感情用事为主,难以说出道理,所以也觉站不住脚。赞成弃守的人听到她一介女子突然出来插话,衣衫还有些不得体,不禁暗暗皱起眉头。

    王范说道:“敢问方太守,此女是何来历,可是您的子侄后辈?”

    方乾说道:“正是小女。”方乾对自己女儿的这番言论也是颇为赞赏的,心想这番话可是挫了一下那群人的锐气,她作为一女子能如此雷厉风行,实属罕见,比女婿徐安那个闷葫芦可强多了。

    王范心想:“此等议事正堂之地,岂容一女子在此胡言乱语。”因为给方乾留着面子,这话没说出口。不过在他的神态当中把这番意思表现的淋漓尽致。

    方乾装作发怒,摆了摆手,喝道:“静之,不得放肆,去敬陪末座。”方清不敢违拗父亲的命令,走到一个角落里垂手而立。她心中也知道,父亲还让自己参与会议,说明还是觉得自己有用的,毕竟现在情势几乎一边倒,自己上来声援两句也不是什么坏事。

    她这一退下,弃守带方的言论更是甚嚣尘上,到了后来,都已经要太守当场下令弃守了。方乾看大多数人都不支持固守带方,而自己要派援军也无人可用,只得叹息一声,将纸铺开,就要拿起笔来写弃守之令。

    突然听得又一声断喝:“带方城绝不可弃!”随之,一名长身玉立、相貌英俊的男子从外走来,跟随他的有两人,左边一人,身如黑塔,势若山岳;右边一人,身材魁伟,英气逼人。正是方遥带着秦墨、太史慈到了。

    众人见这三人气势不凡,心中吃了一惊。王范也问道:“请问阁下何许人也?”

    方遥拱了拱手,说道:“在下方远之,乃方太守之侄也。”

    王范心中觉得可乐,前边是太守女儿,现在又是太守侄子,看来这个方乾老儿真是势单力孤了,笑道:“弃守带方已然议定,阁下无需多言。”

    方遥正色道:“弃守带方之举实为大谬,若不能说出个道理出来,在下岂肯干休?”

    一名官员对方遥说道:“王大人刚才所言的那番话,便极为有理。”随即把王范之前那番“避敌锋芒、歼敌于腹地”的言论又给方遥讲了一遍。方遥听完之后,深思片刻,说道:“我有两点,足以驳倒王大人之言论。”

    王范“哦”了一声,说道:“还望阁下明言。”

    方遥说道:“王大人言避敌锋芒,在下力主挫敌锋芒;王大人欲歼敌于腹地,我欲御敌于边境。”

    “王大人之策略,无非欲收缩兵力,弃带方而守王险耳,然以用兵之道观之,带方城乃是坚城,纵然要弃守,也须当在歼灭大量敌军之后,如此韩军那股一往无前的气势才会被削弱,只有如此,之后的决战方可十拿九稳。否则一战不打便即弃守带方,我军士气低落,韩军却气势大盛,能一路凯歌猛进杀至我王险城下,倘若如此,王险城又岂能守住?故而欲守王险,必守带方。”

    “好!”只听得一声清脆的喝彩声从角落中传来,方遥定睛看去,一名美丽女子妙目流波,正在对自己拍手喝彩,他此时还并不知道那人就是他的堂姐,也冲她微笑示意。

    “至于歼敌于腹地,在下万万不能苟同。腹地者,乃是一区域之核心,是生民百姓最密集之处,腹地若遭破坏,岂同小可?以在下估算,带方与王险之间的那几百里地,至少居住着五万百姓,倘若弃守带方,把韩军放了进来,纵然能守得住王险城,这些百姓也必将惨遭荼毒。我等既为一方之官长,该当有守土护民之责,岂可让出百姓以让异族屠戮?”

    “说得好!”方乾霍然站起,说道:“远之所言,既遵兵法,又合大义,本太守也以为该当固守带方,不知诸位有何看法。”见太守都表态了,有些不敢发言的人也公开表示要固守带方,主张弃守带方的人则相对变少,一时之间双方打了个平手。

    可东汉末年原本就是豪强大族横行的时代,这些人仗着自己手中的人力物力财力,并不唯长官之命是从,反而很多时候还敢和当地的最高长官对着干。王范就是其中之一,说道:“带方城中败兵齐聚,韩军不日又将攻来,非有治军大才,岂能守得住带方?”

    方遥半跪于地,向方乾说道:“小侄愿率五千精兵前往带方,必能御敌于带方城下,使韩军不能越雷池半步。”

    还没等方乾说话,王范抢先问道:“敢问阁下可曾带过兵,打过仗?”

    这话倒是把方遥问住了,方遥还真没有带兵打仗的经历,这方面硬编也是不行的,只得默不作声。

    王范见他不说话,知道他肯定是没打过仗,于是对方乾说道:“太守明鉴,兵者乃国之大事,岂可轻信一黄口小儿?我看令侄只会纸上谈兵,倘若委以重任,恐蹈赵国长平之覆辙也。”

    此言一出,场上陷入了寂静。只听得方乾缓缓说道:“我相信他。”

    王范冷笑道:“你们叔侄二人,自然相互信任,可亲者未必为贤。”

    方乾说道:“我信任他,不是因为他是我侄子。而是因为当此危难之际,无数人从乐浪逃往他处,他却正好相反,带人前来共赴危局。有此心胸,一定不是凡庸之人。倘若我不用这样的忠志之士,难道要用那些只顾一己私利,将国家安危抛诸脑后的小人吗?”这番话言辞凌厉,说到后来,方乾将桌案一拍,显得极有威势。他虽然不能做到对乐浪郡的绝对控制,不过以郡守之尊发起威来,却也能震慑众人。这番话最后的两句,显然是讽刺某些豪强只顾自保,属于小人之列。

    没想到王范还甚是死硬,说道:“话虽如此,将军权交到一个从未上过战场的小子手里,终究太过冒险。我王范绝不交兵权。”其余豪强见有了王范撑腰,也默不作声,以沉默来表示自己不愿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