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声会影论坛 > 玄幻小说 > 婉心藏 > 第八十六章 前因后果
    崇佛寺后面的荒山倒是景色一片大好,我和李重睿牵手走了许久,也不见人家,想来这后山倒是无人居住的,只是荒山处处都是重岩叠嶂,茂密的古树如同一张绿色的大网扑在后山上。

    只是也能看出有些被长久走出来的路的痕迹,由于前些天才下过雨,不太适宜走在这荒山之上,处处都是泥泞又是险峻山路,我们便打道回府了。

    崇佛寺的饭堂设在男女居士住所的中间,一处僻静的院子离厨房很近。这来往的居士何修行者看面相都是和善之人,我突然想起也该如是大人曾经说过,杨柳阁附近酒楼的老板娘曾经看到过一个光头的人。崇佛寺的玉佛珠只给修行的居士和香了,想来要么是崇佛寺里住着不止一个杀手,要么是那杀手留着光头。

    我随口问了一个饭堂的小师傅:“师傅我可知道这修行的居士中可有何人留着光头?”

    那小师傅思前想后才拍了拍脑袋:“倒是无香客剃发,不过一位远山居士,是为女施主,后来自行剪去了三千烦恼丝。倒是是这居士里的唯一一个。”

    我看四周似乎无人光头,那小师傅才偷偷说到“远山居士住在后山的茅屋里,地势险峻,不常出来的,我们也不常过去。”

    我点了点头仔仔细细的想起这段时间的来来往往。

    从魏如是和季恒接到女皇口谕开始,只说锦宣司也会暗中相助彻查这桩案子。

    到底是从杨柳阁和那打更人失火的住所附近,寻到了白酒和油的痕迹,想来有如此助燃剂,这火势定是势不可挡的。偏偏那些尸体身上除了刀伤之外还有棍伤。通常的杀手是不常用棍子的,也许这人素常爱用棍子。

    我又和孙二去杨柳阁的断臂长垣附近,细细查看了一番,到底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一处窗户的被烧的焦黑的痕迹处,找到了一串玉质佛珠,上面的玉珠上刻着崇佛寺的的字样。杨柳阁是寻常的勾栏瓦舍,和尚怎可轻易破戒去这种烟花场所。我和孙二相视一眼,将那玉质佛珠带回锦宣司。又想着那些尸体身上的棍伤,自然的联想起城郊的崇佛寺来。

    不过这崇佛寺向来是礼佛之地,不如少林寺那般尚武,和尚众多,信徒也众多,怕是从中寻找线索,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这崇佛寺的香客也是众多,往常进香的香客都有从各地奔来的,也有许许多多带发修行居士。

    我去到李重睿的军营,他平素里总待在城郊的军营里,因着崇佛寺的也在城郊,我便过去,军中的人自然知道我和李重睿已经有婚约在身,只是还未成亲,还不能称呼一句王妃,也只是一口一个嫂子喊着。

    我脸上一阵窘意,孙二还起哄道:“我们司卿大人可还没过门了,你们这军营糙汉可别一口一个嫂子,竟占我们司卿大人的便宜。”说完便哈哈一笑。

    李重睿一身盔甲,不是平常华贵衣袍的样子,只笑着看我走向他。

    营帐内,他只柔声问我:“平时你都不爱来我这军营里,今日怎么倒是来了,还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

    我只看着他的眼睛:“那你陪我乔装打扮,去趟崇佛寺,这几日你待在军营里,自然不知道长安城中发生了什么事情,杨柳阁十三条人命,加上打更人家的几条人命,天子脚下几条人命,如今女皇正是火冒三丈,偏偏又搜出了些罪证,说来话长,我在路上细细与你说。”

    他着人拿来了一套常服,并无多少华贵装饰,而我今日也是寻常装束,看起来如同一堆寻常夫妻。我们骑着马策马而行,朝着崇佛寺的方向。

    我才细细的将元卿的事情和其他种种,告诉他。他只皱着眉头:“那柳长垣敢派人盯着你吗?为何不早早的告诉我,那柳国公仗着自己祖先积累的名望,将家族的许许多多人都安插进了朝廷,我虽未注意,不过这长安城之中的名门望族,柳氏也首当其冲,更何况还出了个三王妃。柳氏倒是如此急切了吗。”

    我回说:“柳长垣之前还去杨柳阁查过波尔,想来是从我府上便跟着了。没想到我锦宣司一个处处替陛下查探情报的,却被人给盯上了。”

    他只沉声说:“若柳长垣还要派人盯着你,那他这金吾卫将军算是做到头了。我虽不常在朝廷内搅弄风云,但是到底还是有些人手,柳长垣的事情我总归会有些把柄在。”

    我摇了摇头:“柳长垣如今可还得好好在这金吾卫将军的位置上坐着,这案子少了他可办不成。你别担心我了,如今我既是女皇身边的宠臣,日后还会成为寅王殿下的王妃,又有什么人会轻易动我呢?放心好了,我心里都有主张的。”

    孙二为了我和重睿演的像些,还特地装了好些檀香来,我从马上下来,挎着篮子,李重睿牵着我走上高高的台阶,来往的都是来礼佛的香客。

    主持双手合十:“施主倒是面生。”

    我也双手合十说道:“我和夫君最近才搬来长安,听说城郊的崇佛寺名声颇好,今日才前来,只盼着佛祖能垂青一番,让我和夫君日子安安生生的。”

    李重睿也说道:“我和娘子心愿极简,只盼日子安生过的和睦些。”

    主持这才又双手合十说:“施主请便,这崇佛寺倒是很大,也可自行逛逛。”

    我和李重睿今日殿中,殿中灯火辉煌,佛祖和菩萨的相均是金身打造,虽说金碧登辉,但到底还是庄严肃穆的。小和尚引我去点香处,将篮中的檀香点上,插入香坛之中。和李重睿跪在蒲团上,双手合十,心中默念愿望。

    虽是来崇佛寺探查,可到底还是希冀着漫天的神佛能够庇佑,我和李重睿一路走来不易,只盼着一世一双人,他一直安康长乐。

    他睁开眼睛扶起我,只说道:“你猜我许的什么愿。”

    我轻轻笑了:“我怎么知道。”

    他才又说道:“我许的只愿和上官婉一世一双人,上官婉能一世安康无虞。”

    我嗔怪说:“愿望说出来便不灵了。你日后要再来许一次才好。”

    崇佛寺地处山上,佛殿造的格外精致,又额外又另外几个大殿,香客众多,我和李重睿逛了好半天,才看到一些戴发修行的人,手上均有那玉质佛珠串。

    我见状只上前问道:“这位居士,在崇佛寺修行的人,都会有这玉质佛珠串吗?”

    这人点了点头:“崇佛寺向来香客多,香油钱也多,这些佛珠串倒是玉质晶莹剔透,不过也不是所有的居士都会有,都是捐够一定的香油钱或者是待够了一定的年月,才会有着玉质佛珠串。”

    我回道:“多谢。”

    我和李重睿相识一眼,只踱步到殿后一处僻静地方:“杨柳阁的残迹处捡到了那同样的玉质佛珠串,还有崇佛寺的字号。所以才来崇佛寺寻寻。若是如此,那杀手之间便可能是这崇佛寺里代发修行的居士了。”

    我和李重睿准备离开,去捐香油钱的地方,我只问那小师傅:“我看到很多居士手上都有玉质佛珠手串,不知小师傅,这里可有?”

    那小师傅只回答道:“一般香油钱捐过二百两以上,或是戴发修行过两年,便可得到一串玉质佛珠串。”

    我放上五十两银子,落上李晚的化名,便和李重睿离开了。

    杨柳这几日我未在登魏如是和季恒的府门,只靠着手下的人来回传话,如今的突破口也只在那崇佛寺内了,我思前想后便想和李重睿化作寻常夫妻香客,到那崇佛寺修行几日,再捐上些香油钱,与那些香客和带发修行的居士同处几日。

    李重睿从军营回到长安,只是先登了我的府门,安楠她们几个只会捂着嘴偷笑,揶揄我:“咱们姑爷如今来了”

    李重睿倒是格外满意这样的称呼:“你们大人年底便会是我正式的王妃了,不过称本王一声姑爷,也是应该的。”

    今日我身穿了一身寻常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他着了一身素锦玄色衣袍配有祥云和麒麟图纹,不过是富贵人家该有的装扮,算不上亮眼夺目,也能看的出家境富裕。去了那崇佛寺也能装扮的像一些。

    我让安楠备了马车,李重睿和安楠随我一同去崇佛寺,安楠和小厮坐在马车外面赶着马儿,我和李重睿待在马车里,他身上好闻的檀香味道,他嘴角含笑,只盯着我说:“我们这算不算忙里偷闲,借着办案的事情,放一个只属于我们二人的假。”

    我好笑的说:“寅王殿下是高高在上的殿下,而我不过是一介臣子,如今女皇的旨意要彻查这案子,我自当竭尽心力的去办。更何况魏如是和季恒两位大人,也在长安城中使着劲。”

    他只看了我一会儿一把将我拉入怀中,我跌入他的怀抱顺势勾着他的脖子,他的目光柔和,只温声说:“魏如是和季恒是栋梁之才,这案子交给他们,母皇心里是放心的。如今离九月初九的日子还有几个月,我倒是希望我们赶紧成婚,这样你便也轻松些。”

    我知道他一向不大喜欢锦宣司的事情,也并未多言。

    只随着马车颠簸,靠在他的肩头睡了一会儿,便到了城郊的崇佛寺。

    安楠扶我下了马车,我早先已经嘱咐过她如何应对,她是我府里最机灵的丫头,又是麟展阁的,我自然信得过,而一同来的小厮是李重睿身边的贴身护卫,我也自当放心。

    上了那高高的台阶,因着下过雨的缘故,整个崇佛寺笼罩在一片雾蒙蒙中,高高的屋檐突破云雾,香烟的气息缭绕,李重睿冲着我说:“上次你说,愿望说出来便不灵了,那这次我便好好再许上几次。”

    我笑着说:“那看看佛祖有没有空听你再许愿吧。”

    踏进寺门,方丈便在门外相迎,见我们进来便双手合十:“施主夫妇,别来无恙。”

    李重睿问道:“敢问方丈,这寺里来往的香客众多,为何上次登门,您说我们面生,如今便是别来无恙了?方丈难不成记得每一个香客的模样。”

    方丈笑意盈盈依旧双手合十答说:“老衲这一双眼睛,司空见惯,寻常香客的样子和第一次来的,自然能够辨别。”

    我才说道:“我夫君惯是爱开玩笑的,方丈可别和他一般计较。我们此次前来,不过是想要在崇佛寺捐些香油钱,也想在此小住几日,跟着修行些时日。”

    方丈双手合十:“我佛慈悲,施主轻便。”

    我们一行人这才进到寺中,依旧先去大殿之内上香,李重睿这次倒是没把许的心愿念出来。又到捐香油钱的小师傅哪里,他问道:“这位施主是不是前几日才来过,还捐了五十两银子?”

    我点了点头:“小师傅记得?”

    那小师傅揉了揉脑袋:“那是自然记得的,寻常香客哪里会有那么大的手笔,寻常不过也就一两二两的银子,五十两出手颇为阔绰,小僧定是记得的。”

    我和李重睿相视一眼,李重睿这才说道:“哦?上次小师傅说过累积香油钱到二百两便会有一串寺里制的玉质佛珠?那如此说来,岂不是这寺里也没有几个人能有?”

    小师傅说道:“崇佛寺虽在城郊,算的上闻名,但到底大多香客都是寻常人家的,城里也有名门贵胄的香客,那玉质佛珠串对于他们而言,不过寻常之物,倒也不肯收的,倒是带发修行的多些。”

    我让安楠拿出随身的包袱,又掏出二百两银子来:“我们夫妻二人倒是诚心向佛,如今便算一点心意。”

    我在李晚的名头下又添了二百两银子,小师傅这才又叫来了以为小师傅,说道:“这二位是夫妻,诚心向佛,想要在咱们这崇佛寺中修行几日,你便去带他们住下。不过男女施主的住所不在一处,就算是夫妻也需要分开而住的。”

    我点了点头。

    来到崇佛寺的一处后院,上次来倒是并未逛到此处,这修行居士所住的宅院距离大殿有一段距离,女子修行的居士的住处比男子的住处要偏僻一些。安楠和我一同进入院中,那小师傅说道:“这院子中的西边厢房都无人,施主自行选就可。男女有别,小僧便不进去了。”

    我进到这院中,东边厢房发出檀香的的味道,我刚走到西边厢房,东边便出来一个年迈的居士,只是和蔼说道:“你可是新来修行的居士?”

    我点了点头,见她神色温柔,便也多攀谈了几句。

    安楠随我进了厢房,打扫了一番,才坐在床上,开口说道:“少阁主,如今我们待在这儿,能找到那人吗?”

    我长呼了一口气:“方才捐香油钱的时候,听那小师傅说过,这里的香客大都都是寻常百姓,必定是拿不出那二百两银子的,拥有那玉质佛珠串的人怕是也不多,不过过几日去记下那些累积达到二百两的香客,我们又住在这修行之处,总能锁定些人的。”

    安楠随我一起在这处,逛了几圈,后山是一片荒山,荒草丛生,见这崇佛寺占地面积颇大,看着来往的香客,也只心生疑问,难道这世上果真有笃信佛祖,也杀生的人吗?

    李重睿在荒山前等我,我见他便走去,他笑着说:“我方才的心愿可没有说出来,定是能灵验的。”

    他牵着我的手,如同最平凡的俗世夫妻,雾气缭绕中透露着曾经大雨瓢泼后的清新。阁着火同样是如此。

    杨柳阁命案中一一历历在目。

    被众位百姓围的水泄不通的杨柳阁,即便是站在外界也能闻得到弥漫在空中的血腥气。只让人忍不住捂着鼻子。京兆尹大人的手下已经将这杨柳阁给围起。我未带人手前来,只是这长安城案子发生在谁的地盘便是谁的。就算是大理寺少卿魏如是又或者是刑部季恒两位大人,在没有指派的情况下,也不能贸贸然前去将案子从京兆尹的头上移过来。

    已让府上的安南去给禾舟传信,禾舟是阁里的人,我倒是从未与他正面交会过,如今他已经是魏如是身边最得力的副手,在那大理寺内的地位也是举足若轻。锦宣司的特殊之处,便是只为女皇办案,虽因着正三品的官职,官压京兆尹一头,但到底是没有正当的理由去问询京兆尹,况且元卿是唯一一个杨柳阁没被杀害的人。如今的形式,她便也只能藏在我的府上。

    禾舟便在人群的后方,我见他过来,才踱步过去,因着人群的缘故,倒也无人注意我们。

    “禾舟,如今这案子是京兆尹在管着,恐怕也是一桩无头悬案,安南大概已经告诉过你这其中的缘由,若是这案子向上递呈,也必是大理寺的事情了。我们都知道柳氏和司晏阙的事情,可魏如是大人不知道,女皇也不知道。这案子如何能和柳氏扯上关系,这京城之中能在暗夜时分来往于长街之上的,除了金吾卫之外,恐怕就是寻常杀手,也得顾及街上巡逻的金吾卫。柳氏柳长垣将军,而且柳长垣之前搜查过杨柳阁。”我说完之后,只看着杨柳阁正厅,仵作正在验尸,有几具尸体头和身体生生分离,血液干涸的痕迹,和墙上桌上飞溅的血点即便在殿外也看的一清二楚。

    禾舟这才说道:“放心少阁主,禾舟知道这事情该如何办,不过京兆尹手下的仵作还是能验出命案大概发生的时间的,这长街上,酒家乐坊数不胜数,想来也是在无人之时,才发生的。魏如是大人,一向秉公办案,也不惧氏族,若真要和柳氏扯上关系,想必也会查个一清二楚,总不至于我们布下陷阱,等着柳氏来钻。”

    待他说完,便走出人群,我又在人群看了一会儿,才去沉香楼坐了坐,林如歌和黎弗早已听说杨柳阁的事情,便只问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若是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出此命案,也许不会被上报天听,可这偏偏是在长安,天子脚下,女皇的地盘,竟也敢出十三条人命?难不成这些人是生怕查不到自己头上吗?”

    我只冷笑:“恐怕是狗急跳墙吧,柳长垣之前去杨柳阁查过波尔的行踪,如今波尔敛去身份容貌化为春娘,他自然无法知道,知道春娘身份的无非就是我们几个。可偏偏柳长垣一路跟随,在杨柳阁跟丢了。那元卿姑娘也是个人精,说话伶牙俐齿,想必这柳长垣认定元卿和我们是一伙的了,不过他是否知道她是云南紫城白氏的遗孤,这个暂未可知。”

    常嬷嬷刚从城郊的府邸回来只告诉我:“放心,老阁主如今住在城郊的宅子里,比起城里来,要安全的多。”

    我点了点头。才又接着说:“柳长垣这是在挑衅我吗?或者是司晏阙对我示威,想来司晏阙料定云南紫城白氏已经被屠尽,元卿的身份,他定是不知道的。况且也不至于对一个小小歌女斩尽杀绝,偏偏杀手兵分两路,一路追杀白元卿,一路将杨柳阁的人屠尽,目的不过是封了杨柳阁的众人的口。杨柳阁的人知道什么呢?无非就是那夜他身着便装去杨柳阁彻查波尔的行踪。想来是不想留后手,宁肯错杀一百也不肯放过一个。”

    常嬷嬷紧接着:“老身从京郊回来之时,也曾听到街上人妄议,想来这动静闹的满城风雨。怕是卷入其中的人少不了,婉儿打算怎么办?”

    我想起柳长垣那张道貌岸然的脸,再想起杨柳阁那十三条横死的人命,便握紧了拳头:“不是想要闹的满城风雨吗,这案子京兆尹若是听说了和柳氏能扯上关系,想必也会觉得是烫手山芋吧。我这锦宣司按理来说办不了此案,无论让魏如是魏大人,或者是刑部季恒大人,督导,我们都可以在柳氏的身上做文章。况且杨柳阁毕竟是个烟花场所,往来的客人也都是长安的名门贵胄公子,这细细查起来,倒是各位大人的公子也得受些审问麻烦,那不就不枉多加一个柳长垣便是。谁的府上会有豢养的杀手,又或者是金吾卫会有什么人敢犯下命案。呵,陛下可是最烦这底下的大臣手脚不干净,豢养杀手也是要让锦宣司私底下好好查查的,那便是我的事情了。”

    黎弗一拍脑袋才说道:“前些时日,三王府的管家前来,说是三王妃听说咱们沉香楼的梅子酒和陈酿好一些,便拖人来订了些。”

    这时常嬷嬷才说道:“老身之前在宫里多年,算是宫里的老人了,自然也听说过,这柳氏满门均在朝廷为官,祖上也曾为开国立下汗马功劳。柳思萝成为三王妃,倒是被三王爷捧在手心里,陛下也颇为满意这个秀外慧中的儿媳。那柳思萝也是个惯聪明的,三王爷多少明里暗里的麻烦事都是她打点的。”

    我这才对黎弗说:“曾外祖到底已经年迈,过几日你亲自送他回扬州,在扬州隐居到底比在长安安全些,柳思萝一个王府的深闺妇人,又是如何得知沉香楼的陈酿好喝,与她交好的名门闺秀似乎也不常登门拜访,况且其余几位王妃都和她不是一个性子,也自然处不来。敛王也未曾到过沉香楼。她突然派人来沉香楼,怕不是司晏阙告诉了她什么。不可不做准备,前些年查醇王的时候,可是从敛王嘴里听说过柳思萝的聪慧,筹划缜密。这些人偏偏要上赶着让我去查,我偏不查,我只等着事情发酵,魏如是和季恒两位大人出马,将自己择干净,这案子明里我若要参与进去,只怕是前后夹击,总不会让我好过。”

    我又坐了会儿便回府上去了,白元卿还在痛苦不已,伤口被痛哭扯的又渗出血迹来,我只冷冷的说:“我前去看了,横死,有些连头和身子都分离了。想来是一路追杀你,一路屠尽他们。若你要扯着嗓子哭,非要引起旁人的主意,将我这府上也要置于危险之地吗?你若想要在这府上好好安生的养着身子,日后再手刃那些人,便安生些。”

    她这才停止哭泣,只呆滞的坐着,春娘想安慰一番,我拉着春娘出来便说:“安慰对于彻骨之痛,不过是隔靴搔痒,让她自己缓缓吧。我原想着能安生的过一阵子,没想到,这事情偏偏就是在你懈怠的时候找上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