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声会影论坛 > 都市小说 > 大宋彊 > 第四十七章 野狼吃狼
    负责探路的兵士很快发现了人类行走的痕迹。

    朱勔被两个士兵搀扶着,查看了一下被追踪者遗留下的痕迹。在西北军中的时候,他曾经跟随一队斥候遭遇过西夏敌军。

    那是宥州嘉宁军司入侵大宋神堂堡的一股山地步兵,大概有一百五十人左右。

    当时,朱勔跟随的斥候头目是个有多年作战经验的老侦察兵,他悉心教授过朱勔如何判断敌人行进的时候,遮掩痕迹的技巧。

    斥候头目让朱勔和另外两个兵士赶到神堂堡敌袭的消息,他率领着另外二十五名斥候对敌军发动攻击,全军覆没,为神堂堡军寨预先设伏,包围消灭这股敌军赢得了时间。

    当朱勔赶到斥候头目牺牲的现场时,发现老兵的头颅已经被敌人砍下送回去邀功请赏去了。但是,朱勔认得老兵身上穿的皮甲和手持的铁枪,铁枪的铁头也被削掉拿走了。

    他抱着老兵的尸体哭了好久。这是他第一次从内心里为一个非亲非故的人,并且这个人还是具有卑贱军籍的贱民的死亡而痛哭流涕。

    其他的老兵跟随着他为那二十六个死去的战友而哭泣,他们抱着尸体哭了好久好久,比好久还好久。

    所以呢,朱勔看了看草地上的痕迹以后,就判断出,这是西夏国山地兵遮掩痕迹的方式,敌人的去向已经确定,率领兵士跟踪下去就能追上他们。

    唯一让他内心不安的是,前方莫名其妙的打雷声。

    一个时辰后,天光完全大亮了。不再有打雷的声音。

    狼的嚎叫声出现在距离他们不远的侧前方。大规模聚集的狼群会在白天的时候出现吗?答案是否定的。是独狼在嚎叫吗?答案也是否定的,独狼是根本不会以嚎叫的方式来与同伴联络,因为,独狼根本没有可以联络的伙伴。

    狼的嚎叫,是小股狼群,也就是家族狼群在互相之间联络,因为发现了食物的缘故。

    敌人被小股狼群给困住了?

    是的!

    这是朱勔与众位兵士共同研究商量研判得出的结论。

    朱勔率领着这支八百人的队伍向狼嚎叫的方向快去速前进。

    斥候回来禀报,前方发现野狼群,大概有六十多头狼聚集在一起吃着什么东西。

    朱勔命令兵士以步兵阵列队形搜索前行。接近狼群后发射弩箭驱赶狼群。

    狼群被有效驱赶,朱勔来到狼群进食的地点,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除了被弩箭射杀的十几条野狼尸体外,草地上遗留下来的被啃食撕咬的动物,竟然也是野狼!

    “野狼群之间也有相互残杀的事情发生吗?”朱勔询问周围的老兵。

    “狼群之间一般不会相互攻击,他们之间一般是协作的关系。如果一支狼群发现大量食物来源后,会通知领地外的其他狼群来帮助围猎,这些领地外的狼群分得了足够的食物后,会自动退出返回自己的领地。

    除非是。。。这些狼成为了死狼,其他的狼因为食物短缺才会吃掉同类的尸体,食物充足的时候,狼不会吃同类的尸体的。

    现在处于春夏之交的季节,属于食物短缺的阶段,狼群吃掉同类的尸体也属正常。

    但是,这些狼是谁杀死的呢?一下子杀死近百头狼,需要有几百名全副武装的兵士才行,但是,我们没有接到这附近有禁军行动的通报啊!”

    “是什么人杀死的狼群?是不是天雷击死的?你们看,这周围有杂草被火燎过的痕迹。。。我也确实听到打雷的声音了。。。是不是?”朱勔看了看周围的兵士,问道“你们也听到打雷的声音了吧?”

    周围的士兵们纷纷点头。

    “有的狼身体并没有被烧焦的痕迹,怎么也会死呢?”有的兵士并不完全认同之前的判断。

    一些老兵没有参与判断野狼死亡的原因,而是趁着指挥使大人与兵士头目讨论问题的空隙,从野狼尸体上割取狼肉准备长途行军的口粮。因为他们大都是携带轻武器攀登山峰的,后勤补给根本没有办法跟进,只有他们自己就地解决了,但是,荒芜人烟的原始森林里面,根本没办法采购粮食!

    突然发现了大量的野狼尸体,还是新鲜的,至少十天之内供八百人食用的粮食算是有着落了。

    剖开野狼尸体后,发现了令人震惊的事情:部分野狼尸体的骨骼或者内脏,镶嵌着细小的铁球球!

    铁球是怎么进入野狼身体里的呢?

    朱勔感到十分震惊,同时也大惑不解。

    怎么可能?

    朱勔不动声色,命令兵士快速获取肉食,然后继续搜索前进,寻找敌人的踪迹。

    前行搜索的斥候又有了回报:又发现野狼的死尸群,并且在距离死尸群不远的地方发现一个粗麻布口袋。

    口袋被放在朱勔的脚下,他蹲到草地上,把口袋里面的物品抖落在了草地上。

    一双皮制的手套,指尖好像是某种动物的尖锐利爪镶嵌而成的。这种手套的用途不明。破碎成了碎片的透明物体,组合后是个筒型透明的杯子,材质似乎是琉璃的,但是,如此晶莹剔透的琉璃,即使见多识广的朱勔也是从来没有见过的!

    一个麻布小口袋里面装着三颗很小的琉璃珠子,这种奇怪的小珠子内里还有红色和绿色的两条色彩,是如何弄到琉璃里面去的?朱勔百思不得其解。

    小麻布口袋里还装着一张孙记金银铺子的现钱兑票,价值足足有九百贯之多!

    其他的物品包括一些吃的肉干和面饼。

    朱勔蹲在地上看着眼前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完全不得要领,这个麻布口袋的主人,究竟是个什么角色呢?

    朱勔不想在这件事情上耽误太多时间,把东西胡乱塞进口袋里后,背到肩上,然后命令兵士们继续搜索前进。

    有很多让他困惑的问题。口袋里面的那只破碎的琉璃杯子,如果完好无缺的话,能够价值几何?

    万贯?

    十万贯?

    百万贯?

    都是有可能的!

    那三颗琉璃珠子呢?孙家金银铺子的兑票?是不是出卖珠子的钱款呢?

    每颗珠子的卖价,不止九百贯的铜钱吧!

    这些珍贵物件的主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呢?

    两个西夏人绑架的那位年龄太小,不能也不可能拥有那些物件的!西夏人绑架挟持他,也不是为了简单的获得財货那么简单。

    这些財货的主人,到底是谁呢?

    三颗完好无缺的珠子,应该能获得近万贯的铜钱吧,这次出来的真是太值了!

    朱勔心情变得大好,催促兵士加快前进的节奏,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追赶上那两个西夏人,解救出被绑架的人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