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声会影论坛 > 玄幻小说 > 大国工程 > 第四百七十章找个身强力壮的人合作(求月票!)
    “阳子,你是怎么考虑的?真的没有利润?”晚上张华和余庆阳对坐而饮。

    “不是,有利润,而且很可观!”

    “那你········”

    “华哥,咱们兄弟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为什么来济州?就是奔着你来的!

    前期投资差不多有一百亿了!再追加四十多个亿,华哥你不觉得投资有些多吗?

    升米恩斗米仇,我不得不防!”余庆阳看着张华坦言。

    “这个········”

    张华沉吟着,抿了一口酒,半晌没有说话。

    他一开始就猜测,余庆阳可能有什么顾虑。

    不能把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的道理,他懂,在济州投资一百多亿,还要再追加四十亿,这个风险太大了。

    风险不是来自商业,而是来自政治,政策的变化。

    所以,他理解余庆阳的担心。

    但是,老运河东岸的开发,对整个济州市太重要了,无论是从政绩考虑,还是从民生考虑,老运河东岸的开发太重要了!

    足以让他在济州留下自己的烙印。

    张华倒不是真的没有办法,找几十亿资金过来,他还是能够做到的,但是,那些资金,不好用啊!人家赚钱,自己还有欠人情。

    这个世界上,最难还的就是人情债。

    就像现在,余庆阳一投上百亿,目的未必没有还人情的心思在里面。

    “华哥,要不这样吧!

    下午我也考虑了,给公司里也电话沟通了一下,我们公司是无法再追加四十多亿的投资了!

    我联系一下其他公司,比如中信投行,或者水利水电集团,他们都有自己的地产开发公司。”余庆阳笑着把下午想出来的方案说了出来。

    开发老运河东岸赚钱吗?

    肯定赚钱!

    虽然现在纸面上算着不赚钱,但是不要忘了,地价,房价是会不断上涨的。

    随着老运河治理工程完成,景观提升,亮化工程完工,两岸的地皮比如会上涨。

    不要小看济州市人民的购买力,上一世济州房价涨到一万,房价在全省排名都比较靠前。

    余庆阳估计等老运河东岸开发完,房价涨到四千没有问题。

    通过一些合理合法的手段,完全能够获得不菲的利润。

    但是,华禹投资身板还太小,扛不起风浪,所以,余庆阳不想自己去开发。

    那么寻找一个身强力壮的合伙人就成了唯一的出路。

    “也行,你先联系,实在不行,我打电话!”张华点点头。

    打电话,给谁打电话,自然是四九城那些太子。

    不到万不得已,张华不愿意打这个电话。

    “要不,还是我打电话吧!我让小六子他们找几个有实力的开发商过来!”蒋丹插话说道。

    蒋丹有着良好的家教,在男人谈论公事的时候,从来不会乱插话。

    这会之所以说话,也是为张华好。

    两个人虽然是夫妻,但是张华打电话和蒋丹打电话,意义完全不同。

    张华打电话那是利益交换,要欠人情。

    蒋丹打电话,靠的是儿时的情分。

    “姐,暂时不用,我先想办法找人合吧!

    实在不行,我打着你的旗号去找人!”余庆阳笑道。

    找合伙伴,应该不是难事,毕竟老运河开发,治理,景观提升这些公益性的投资全都由华禹投资承担了,别的公司来了,基本上等于纯收益的。

    这样的好事,不来才是傻子呢。

    如果济州市政府,自己承担新运河路的修建费用,那吸引力会更大。

    “行了,这件事,就交给阳子来运吧!我们就不插手了!”张华结束了讨论。

    有了余庆阳的话,他基本上心里有底了,对市委也有了说辞。

    第二天,余庆阳一早启程离开济州市。

    启程赶往牡丹市,清水湖工地,这里是他这一世的发家之地。

    也正是清水湖清淤项目,因为一系列的问题,推着他一步步走到今天。

    现在想想,都有些做梦似的,最初自己揣着十万块钱,跑到清水湖承包素混凝土护坡工程,干劳务分包。

    后来承揽清水湖清淤项目,为了这个项目,自己捣鼓出一支工程机械服务公司。

    余庆阳虽然离开,但是,济州的事情,并不是管了。

    路上拿出手机,打给中信投行的包国庆。

    “鲍总,你好!”

    “您好,余总!资料我给您送到公司,交给段助理了!你回来看看,要是有什么不清楚的,直接给我打电话就行!”鲍国庆接到余庆阳的电话,就先说了一大通。

    “麻烦鲍总了,我给你打电话,是另外一件事!有个项目想要和咱们中信投行合!不知道鲍总有没有兴趣!”

    “余总的项目我们当然有兴趣了!不知道,余总说的项目是哪一个?”

    “我们集团在济州投资上百亿搞的老运河项目,鲍总听说过吧?”

    “听说过,余总真是大手笔啊!我们陈总还专门拿老运河项目为案例,给我们讲过课!”鲍国庆笑道。

    听了鲍国庆的话,余庆阳反而一愣,他还真不知道,自己搞的老运河项目,会有这么大的影响。

    其实,老运河项目影响远远比余庆阳想象的更大。

    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老运河项目,虽然只是一个三线城市的项目,但是总投资上百亿的项目,在2000年,在整个中国都是能排的上号的大项目。

    投资一百亿,这是华禹投资和济州市政府的宣传口号。

    实际上老运河项目投资不到一百亿的一半,一百亿,是指老运河项目和华禹世纪城、华禹家居产业园加起来的总投资。

    “昨天开会讨论设计方案的时候,设计院提出一个很大胆的方案!为了配合老运河开发,提出来一个老运河东岸的开发计划!

    包括一条沿河步行街,一个滨河小区,总投资大约需要四十多亿!

    我给鲍总打电话,就是想问问,咱们中信投行有没有兴趣,参与投资开发运河东岸?”余庆阳把情况介绍了一遍。

    给鲍国庆打电话,也是为了先探探口风,看看中信投行这边的意思,和他们的投资计划有没有冲突,如果没有冲突,余庆阳才会再给陈振兴打电话谈这个事情。

    “余总,我听您话里的意思,这个运河东岸开发只是老运河项目的配合项目,不知道具体的老运河开发规划能不能透露一下?”

    “鲍总知道秦淮河畔吧?我们的计划就是把老运河打造江北秦淮河畔,我们的设计师提出了一湖、一河、一城的设计理念,一河指的就是老运河,一湖指的是连通老运河的小北湖,而一城则是指老运河东西两岸的开发。

    西岸开发,早已经在我们的计划之内,现在新增的运河东岸开发,我们公司的资金有些捉襟见肘。所以想着寻求咱们中信投行的合!”

    “余总,我这边自然是非常有兴趣,只是涉及投资金额太大,超出了我的权限,这样,我这就向公司汇报,稍晚一点时间,给您消息!”鲍国庆和余庆阳预想的那样,没敢直接给出答案。

    涉及几十亿的投资,自然不是一个电话能够解决的。

    “那行,鲍总这边先和公司汇报一下,等过两天我回到泉水,咱们再面谈!”

    挂了电话,余庆阳看着车外向后飞驰的景物,忍不住笑了起来。

    “余总,合谈成了?”看到余庆阳发笑,吴蕴芳笑着问了一句。

    “有意向,鲍国庆做不了主,需要像公司汇报,然后再面谈!我笑是,我们这些人,张嘴闭嘴谈的都是几亿,几十亿的项目,拿的却只有几千块钱的工资!”余庆阳看着窗外,笑着说道。

    “余总,您说的是这些人里面不包括您吧?您可是老板!”

    “呵呵!我是老板不假,你们看咱们公司现在发展的也不错是吧?可是,我估计二十年之内只能靠工资生活!说不定还不如你们拿的多!”余庆阳笑着摇摇头。

    “怎么会?”

    “二十年内,公司都将处在高速发展中,也就意味着集团公司二十年不会有分红!

    你们都入股下面的分公司了吧?最多两年之后,分公司每年的分红就会比你们入股的资金多!想想都眼红,可惜,我不好意思和你们一块入股!所以,我能拿到手的只有工资和奖金了!”

    “···········”

    余庆阳这话说的,让吴蕴芳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其实刚才,我想这个问题,倒不是抱怨什么,只是想到,咱们的管理者,每天接触如此大的资金,谈的都是几千万,几亿,几十亿的项目,如果他们仅仅只能拿到几千块钱的工资,你说时间长了,他们心里会不会不平衡?

    这就是腐败的源头!”

    “余总,你提出来实行绩效工资,不就是为了从根源上杜绝贪腐?”

    “杜绝是不可能的!心理失衡只是诱发贪腐的外因,内因是心里的那个贪婪的魔鬼。实行绩效工资,大幅度提升职工的工资水平,让高层管理能够拿到相匹配的工资,只能减少贪腐现象,不可能杜绝!”余庆阳笑着摇摇头。

    时间在聊天中过去,车子开进吕家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