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声会影论坛 > 玄幻小说 > 九零后天师 >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黑骨帝尊(下)
    火眼狻猊理所当然的将之收入手中,然后捏碎,他的意识之中就出现了一个虚空坐标。

    “起来吧,不知者不怪。”火眼狻猊和颜悦色的看着骨皇。

    骨皇小心翼翼的直起身子,他不敢再对这个陌生的准地阶表露出半分不敬,因为,之前在给黑骨帝尊传讯时,提到了“火尘”二字时,对方的反应,瞬间就变得意外之余又相当的,兽神大人还黑骨自由之身这事,其中还有老火为之说清的因素,否则,兽神大人只会改为平等契约的。”

    “唉。”

    泰坦暴熊叹了口气,回忆着说道:“遥想当初,兽神大人麾下共有五大天阶奴仆,放了两个,另外三位在浩劫时战死。”

    “哦?放了两个天阶奴仆?”

    赵凡诧异的问道:“一个是黑骨帝尊,另一个是谁?”

    “少爷,另一个名字我实在是不想提。”泰坦暴熊恼火的说道:“那厮,在浩劫时竟然倒戈相向,若非他引路,那些天阶圣人想顺利攻入兽神大陆之中,绝对会付出惨重的代价。还好,兽神大人第一个杀的,就是他。”

    “嗯。”

    青鸾点头说道:“那天阶名为千魔,追随兽神大人的时间,比我们还早,我也没有想到,兽神还了其自由,哪怕浩劫时置身事外,也没谁会说什么,却加入了敌方。”

    “千魔。”

    赵凡微微点头,反正已经死了,便没有放在心上。

    神秀见赵凡跟两个保镖又在说着悄悄话,便在一旁无聊坏了,干脆取出木鱼,直接将自己催眠,进入了梦境参悟佛法,为辩经大会开始临阵磨枪。

    赵凡见此情形,便笑了一下,将神秀挪移到了一座寝殿之内,并收回了流沙浮屠的控制权。

    ……

    直到三个时辰后。

    火眼狻猊才重新出现在了光幕之中,他意念一动,遁入了流沙浮屠。

    “结果怎么样?”泰坦暴熊心急火燎的问道。

    赵凡和青鸾看着火眼狻猊。

    接着,后者脸上绽放起了笑容,“成了,最后道别时,小黑就说了三个字。”

    “赶紧的,再卖关子我就跟少爷弹劾你。”泰坦暴熊心痒难耐。

    火眼狻猊模仿着黑骨帝尊的语气说道:“召必回。”

    话落之后,他掌间便出现了一枚印记,递向赵凡并道:“这是他的命源印记,也象征着诚意。”

    “太好了。”

    泰坦暴熊松了口气,笑道:“我就知道,那把黑骨头还是靠谱的。”

    赵凡收了黑骨帝尊的命源印记后,却没有炼化,而是进行了封存,等到需要黑骨帝尊出手时再炼化也不晚。毕竟这是天阶圣人的命源印记,以赵凡现在的身板,即便承受住了,也会身如重创般一年半载缓不过来。

    青鸾笑吟吟的返回了自己寝宫。

    “那把黑骨头还说什么了?”

    泰坦暴熊好奇的问道:“有没有提我?”

    “还好意思说。”火眼狻猊笑着说道:“当初,你可没少强行拆他腿骨当兵器用。小黑问你死了没有,要是没死,等见到你时就把熊掌砍下来炖了。”

    “日。”

    泰坦暴熊拧动着手腕,说道:“现在我没空搭理他,等以后的,看谁炖谁。”

    好汉不吃眼前亏,他修炼的功法虽然逆天,可不论如何,眼下也是干不过天阶的黑骨帝尊。

    赵凡笑着问道:“老火,现在他的阶位在哪个层次?”

    “天阶中期。”

    火眼狻猊感慨的说道:“比恢复自由时的初入天阶相比,又迈了一步,况且还是骨族,确实难得。而世间的天阶圣人,不少都十万年还在原地踏步的。另外,兽神殿浩劫时,小黑在闭关完善功法,对外界的动荡一无所知。等他知道时,已是过了万年之久,还拼着重伤的代价,袭杀了一位迷神坊的新晋圣人,对方有天阶中期随行,那会小黑尚未突破,差点把命交待在那。”

    “……”

    泰坦暴熊神色认真的说道:“就冲这一点,他若真想砍我的爪子,我都没有任何意见了。”

    “哈哈,小黑就开个玩笑。”火眼狻猊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说道:“不至于真砍。”

    旋即,他又面朝赵凡说道:“少爷,本来小黑还想见你的,不过我没让。”

    “为什么?”赵凡疑惑的问道。

    “怕镇不住他。”

    火眼狻猊解释的说道:“他对兽神殿的忠诚毋庸置疑,但我不敢保证会不会夺主。”

    “这点考虑的很周到。”

    泰坦暴熊赞同的点头,“现在少爷虽然有着逆天怪物之称,可终究只有地阶后期的战力,潜力再大也个未知的,那把黑骨头是天阶中期,又是自由身没有任何束缚,若取代少爷,接掌兽神殿,我们也奈何不得。”

    赵凡明悟的望着光幕中那个还没有完全隐匿的小天地入口,笑着说道:“一把绝世宝刀,没有足够了力量确实提不起来,既然如此,那就努力吧。”

    火眼狻猊和泰坦暴熊丝毫不怀疑赵凡的未来,他们心中期待不已。

    现如今,才飞升两年的光景,就已经成长到有资格跟地阶后期掰掰手腕的程度了,其自身又是玄阶后期,上升的空间可谓是巨大的。

    非但如此,人脉上,也有着不薄的积累。

    这让三大保镖感觉到希望不再遥远,越来越近了。

    接下来,赵凡便低头望向元界地图,目光移到与骨疆域隔壁的沉沙疆域,便意念一动,操控着流沙浮屠所化的粒子,横向穿梭在了天地虚空之中。

    ……

    时光,转瞬而逝。

    数日之后。

    灵山佛域的辩经大会,时间上已是不容许神秀再在外边跟着赵凡四处浪了,不然,赶路都来不及。

    在一条黑色的瀑布上空。

    神秀无奈的冲着赵凡挥手道:“赵老弟,我先回灵山了啊,记得想我啊,等辩经大会结束了我再来投奔你啊!”

    “驴呀你,说一句就啊一下。”

    赵凡白了神秀一眼,便笑着说道:“别墨迹了,我估么着辩经大会之后,佛恐怕会将你盯的更紧了。”

    “……”

    神秀也有这种预感,他眼中浮起郁闷之色,道:“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万一,我被放养了呢?对不!”

    “对对。”

    赵凡摆摆手道:“拜。”

    “拜。”

    神秀转过身来,踏着长空而去。

    赵凡则降落在黑色瀑布的下方,双脚踩在水流上随之飘动。

    这几日的时间,赵凡跟神秀一直待在沉沙疆域,今日正好逛的差不多了,决定离开前往下一站。而这条黑色瀑布下方的水脉跨度,便是将两座疆域连接起来的。

    就这样,赵凡随波逐流的进入了“万花疆域”的边界。

    万花疆域,名副其实,域内的花卉种类上万,而荒郊野外都遍布着形形色色的花儿,以至于,整个疆域的虚空之中,蕴含着令人心神陶醉的芬芳。

    值得一提的是,这座疆域内的生灵,要么是女的,要么是母的。

    若非接到来自于域宫的邀请,域外的男人或者是公的元兽敢未经允许擅自闯入万花疆域的范围,一旦被发现,下场就是死。

    以前,就有过一个地阶大巅峰之境的存在不信这邪,结果,他的尸体第二天就被挂在万花疆域外一棵标志性的古树之上。

    雄性的天堂,也是雄性的地狱!

    可望不可即。

    所以,赵凡在脚下的水流接触到边界线时,就遁入了流沙浮屠之中,他来万花疆域单纯就是顺路加上好奇,真的完全没有其它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