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声会影论坛 > 玄幻小说 > 头狼 > 卓尔不群 2389 败笔呀败笔
    卫生间的小木门被人从外突兀暴力踹开,我下意识的缩回来手掌,往后倒退两步。

    紧跟着房门大开,一个脑袋上套着只露出来俩眼睛匪帽,手持一把半米多长剔骨刀的家伙闯了进来。

    见到这人的打扮,我愣神几秒钟,扯脖就喊:“卧槽,来人啊!”

    叫嚷的同时,我手忙脚乱的摸到一根拖布,看都没看直接朝那人抡了过去。

    这家伙的反应能力和速度相当不一般,我手里的拖布杆刚举起来,他已经一刀直戳我的心窝。

    当场把我惊出一脑门子冷汗,我往后猛退两步,拖布杆砸向他抻过来的寒刀。

    “咔嚓!”

    一声脆响泛起,拖布杆从当中间断成两截,那人丝毫不受影响,攥着刀继续朝我胸口扎了过来。

    卫生间里本身就比较狭窄,加上他刚一闯进来,我就在不停的往后倒退,不知不觉中我已经退到了浴盆的旁边,可眼瞅着刀尖距离我越来越近,我下意识的继续往后撅屁股,结果一个不小心整个人坐进了浴盆里,倒下的一瞬间,我本能的来回蹬踢双腿。

    不想还见到了奇效,居然一脚揣在他脸上,那家伙被我踢的往后踉跄一步,举起剔骨刀继续朝我劈砍下来。

    此时此刻,我真的是避无可避,吓得直接闭上了眼睛。

    “嘭!”

    一声轻响泛起,我立即睁开眼睛,本该一刀给我脑壳剁成两半的血腥画面没有出现,那个家伙被人一脚踹躺在地上,而踹他的人居然是消失很多天的地藏,地藏斜嘴叼着烟卷,藐视悍匪:“果然让小宇猜准了,你特么真沉不住气了。”

    悍匪拿刀尖杵着地板,背靠墙壁艰难的爬起来,露在外面的两只眼睛闪烁着凶残的寒光。

    地藏单手插兜,从腰后摸出一把黑色的“仿五四”手枪,枪口径直对准那名暴徒冷笑:“别特么从这儿跟我比眼大,自己老老实实抱头跪下,还是让我动手撕下来你脑袋上的头罩。”

    “撕拉”

    暴徒一把拽开上衣拉锁,露出腰上插着的几根雷管,接着伸手轻轻一按,雷管立即发出“叮”的一声轻响,上面出现几个红色的电子数字,看起来有点像警匪片里那种定时炸弹。

    做完这一切后,悍匪举起刀尖指了指房门,昂起下巴颏,那意思不言而喻。

    地藏吐了口唾沫,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悍匪,冷笑着侧开身子道:“嘿卧槽,带家伙什来的啊?那你绝对牛逼,我让路,您老人家慢走。”

    悍匪胸口剧烈起伏两下,左手握刀,右手紧捂腰上的雷管,倒退着走出卫生间,很快脚步声就消失在了房间里。

    “呼啦!”

    我狼狈的从浴盆里站出来,心有余悸的朝着地藏干嚎:“迪哥,你要再特么晚出现十秒钟,明年今天我指定过忌日。”

    “哈哈,放心吧,小宇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地藏呲牙一笑,抻手扶住我的胳膊,指了指不远处的洗衣机道:“也怪你自己粗心大意,但凡你多翻两下,就会发现我们提前给你准备了好些后手。”

    说着话,他“嘭”一下拽开洗衣机的滚筒门,从里面摸出来一把黑色手枪,扬眉微笑:“小宇说你这个人爱干净,洗澡肯定会洗衣裳,所以搁洗衣机里给你放了把枪,床头的枕头底下有把枪,茶几底下的抽屉里还有一把枪。”

    “滚特大爷的吧,我回来都后半夜了,哪还有心思观察地形。”我抖落两下湿透了的浴袍,两条腿筛糠似的打着摆子,被地藏搀出卫生间,随即又哆哆嗦嗦的换上一套干净西装后,嘴唇发紫的问:“胖子呢,他啥意思呀,明知道有人会干,都不知道提前知会一声。”

    “他也是猜测,没办法肯定,如果告诉你的话,你再告诉其他人,消息保不齐会从谁嘴里漏出去。”地藏点上一支烟,塞到我嘴边,拍了拍我后背安抚道:“走吧,他在楼下大厅等你呢。”

    “马德,这个月、下个月,还有下下个月,都必须停发杨解放的工资,保安经理咋特么干的,都让人摸到我办公室里了。”我愤愤不平的臭骂。

    地藏风轻云淡的笑着解释:“其实也不怪老黑,现在酒店所有保安都在地下停车场呢,咱们这儿的一个贵宾在车里放了三四十万现金被盗了,那贵宾还是个记者,老黑和元元他们怕事情闹大,全从跟前陪着笑脸道歉呢。”

    “呃?”我闻声一愣。

    地藏边走边轻声道:“小宇说,今晚上你们从单勇家出来以后,你可能就得遭此一劫,因为你已经快摸到事情的真相了,如果再继续查下去,那位黑手绝对会暴露,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黑手十有八九会铤而走险,先一步把你料理掉,所以今晚上酒店发生任何情况都不奇怪,哪怕是半夜搞拆迁都属正常,只要你顺理成章的被人暗杀,谁还会去在意黑手是谁。”

    我恼火的骂咧:“这个狗日的,又拿老子当旗子。”

    “嘿嘿,你们的事情我不参与。”地藏揪了揪鼻头干笑。

    几分钟后,来到一楼大厅,我看到张星宇双手后背站在落地窗前面眺望,如果不是丫太胖,手里再摇把“白羽扇”,还真有几分指点江山的大家风范。

    我骂着跑到他跟前,抬手直接薅住他领口:“曹尼玛得小胖子”

    “咱俩就不扯什么心灵鸡汤了,你知道的,我办事的手法向来是这样。”张星宇吸了吸鼻子坏笑:“而且我做好万全准备了,只要这位爷敢咬饵,那他前面做过的计划,基本全打水漂。”

    “哪位爷?”我抿着嘴唇问。

    张星宇斜楞眼睛撇嘴:“你要到现在都没一点察觉,那我真得怀疑你的智商喽。”

    我咳嗽两声问:“你安排人跟上他了?”

    “你不也同样安排人在盯梢他嘛,那个李腾龙有两下子,今天被他甩了四五次,愣是硬跟上了,不过现在咱已经不需要再跟踪他了,他费劲全力的跑到羊城,只要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会轻易闪人的。”张星宇伸了个懒腰,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顺子,他回去没?”

    王嘉顺的声音透过手机传出:“四五分钟前他刚刚到家,不过狗日的瞅着满身酒气,一点也不像呐,对了,我看到李腾龙的车也在盯梢他。”

    “如果能让人一眼就看出来,他也不是他了,这位爷的特长就是隐藏自己。”张星宇神秘兮兮的出声:“你招呼上李腾龙,一块去拍他家门吧,就说朗哥有急事找他,他要是找借口不过来,你就告诉他,山城江北区轧钢公寓508的房门可能马上会被人砸烂,出来玩,一定要玩得起,没能让家里人跟着享福也就算了,如果还让他们遭罪,那真有点损篮子。”

    挂断电话后,张星宇朝我摆摆手道:“走吧,咱们去会会这位爷。”

    “你都查出来啥了?”我好奇的问。

    “查出来好多好多,不过这些话得当着他面前说更有成就感。”张星宇像只小狐狸似的缩了缩脖颈:“这位爷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他如果今晚上不袭击你,我想揪着他小尾巴还得很久,败笔呀,真是败笔,不过我感觉他急急忙忙的动手,肯定是遇上了什么着急的事情,没时间陪咱们再继续斗智斗勇下去。”

    说罢话,他又掏出手机拨通白老七的号码:“七哥,精神一点昂,目标十有八九会跑路,你带人朝他家聚拢,随时准备接应顺子。”

    “顺子那头火力那么猛,不需要我帮衬吧。”白老七浅笑道。

    张星宇沉声道:“万事做好最坏打算,你抓紧时间过去吧,没啥意外的话,咱们今晚上彻底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