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声会影论坛 > 都市小说 > 大周王侯 > 第一二二四章 暴风骤雪
    林觉点头道:“慕青所言不错,郭旭是想要和女真联合,南北夹击趁辽国如今的混乱之局灭了辽国。为了掩人耳目,郭旭发布了要出兵助辽人平叛的假消息,私底下必是跟女真人暗通款曲了。女真战船和朝廷战船出现在这茫茫大海上,那不是偶然,而是一场约定好的盟会。我敢肯定,那几艘战船上双方必有重要人物携带本方最高旨意相会于此。商议联盟灭辽的大事了。”

    崖顶几人默然无声。海风呼啸,吹得人身上冰冷。但众人浑然不觉,脑子里想的都是这个惊人的事实和计划。心中思索着此事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夫君,你觉得,这件事能不能成功呢?若大周和女真联手的话,辽国会不会被灭?倘若可以灭了辽国,岂非可以开疆拓土,开创伟业?”高慕青轻声说道。

    林觉看着远处海浪之中起伏的船队,轻声道:“且不论辽国灭与不灭,有句话叫做驱虎吞狼你们应该听说过。辽人是虎狼之国,女真比之辽人更甚。和辽人比邻尚且为辽人所欺凌,跟女真人打交道难道会好多少么?女真人真的愿意跟大周瓜分辽土么?倘若吞了辽国之后,女真人和辽人一样对大周有觊觎之心,大周能抵挡么?辽人尚且抵挡不了女真人的进攻,大周有这个能力么?”

    林觉一连串的问出了问题,没有人回答他,只有呼呼的海风从身边吹过,吹动众人的大氅猎猎而飞,刷拉拉响。

    “大周如今的状况,内部已然崩裂,居然还想着开疆拓土,大动干戈?这不是开疆拓土,这恐怕是一种不自量力的露怯的举动。我敢说,即便目前辽人处境艰难,我大周兵马也未必是他们的敌手。大周倘若败在辽人手里,虽可给女真人创造机会,但是也必会引起女真人的轻视。这就像黔之驴的故事,你不动,人家还以为你是庞然大物,不敢轻易动你。你一动,便只会大叫尥蹶子,露了底细。然则便会引来灭顶之灾。大周最明智的法是两不相帮,坐山观虎斗。女真人虽然势头凶猛,但他们的实力还不足以单独灭了辽国。双方将会持续交战经年,互相消耗的精疲力竭。那样,我大周北方的两头猛兽便无力对我大周觊觎,反而要争相拉拢大周。大周可得喘息之机,改善民生生计,恢复力量。这才是最正确的法。而不是去好大喜功,搞什么开疆拓土,玩这种火中取粟的把戏。”

    孙大勇笑道:“大人,这岂非对咱们有好处?朝廷当真要和女真联手灭辽,我落雁军岂非可以乘机壮大?”

    林觉严厉的看了他一眼,沉声道:“孙兄弟,这种想法不可有。我一再强调,我们不是反大周,而是反郭旭。你可知道朝廷这么做会带来怎样的后果,小则劳民伤财,耗费国力。大则会引来灭国之祸。难道我落雁军居然要趁国难之危不成?那我们岂非真成了他们口中的叛贼了。这是大是大非的问题,必须要搞清楚。”

    孙大勇神色一凛,忙道:“大人勿恼,小人知错了。”

    高慕青却有些不服气,皱眉道:“夫君是否担心太过?劳民伤财是肯定的,但说有灭国之灾,怕是不可能吧。无论辽人还是女真,他们能灭了大周?”

    林觉沉声道:“大周已经成了个空壳子,你还看不出来么?这一路东来,所见所闻难道你没有感触?京东西路流民泛滥,饥荒处处。朝廷将之前赈济的物资全部收缴为军用了,闹起了饥荒,会引发大乱。特别是京东西路这一带,教匪之乱刚刚平息不久,很容易再生乱子。那渤海县的情形你没看到?阿生已经是半大小子了,连像样的衣衫都没有,还穿着露指头的鞋子,一家大小半饥半饱。那只是渤海县百姓的一个缩影。和渤海县一样贫困饥寒的地方还有多少?人无生计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倘若大周局面稳定,或许还不至于会引发太大的混乱。但倘若外敌入侵,内部则必乱。内外交困,一起发力,则大周这华丽的大厦便会轰然倒塌。快的你无法想象。届时神州大地便会沦为外敌铁蹄践踏之所,乱民袭扰之地。国亡家灭就在眼前。你可知道?”

    林觉的口气稍显严厉,高慕青脸色有些难看,却也不争辩,低头不语。

    白冰忙道:“高姐姐只是疑问罢了,干什么那么凶?真是的。不懂还不能问么?”

    林觉叹了口气道:“不是我凶她,而是情势很严峻。郭旭走了一步臭棋,他自己倒霉倒也罢了,会连累到大周,会连累到百姓的。这些事你们必须要明白其巨大的危害,不能抱有任何的幻想。干系国家兴亡没有小事,也没有侥幸。绝对不能有国破家亡的情形发生,哪怕只是有很小的可能也不成,因为代价太大了。慕青,若是我态度不好,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高慕青道:“我不怪夫君。夫君忧国忧民,才会如此焦急。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林觉看着远处的船只叹息道:“我们毫无办法,他们在进行海上之盟,我们无法阻止。一旦协议达成,不久便会战火滔天了。我们唯一能做的只是干瞪眼。”

    众人对着林觉真的干瞪了几眼,这样的话从林觉口中说出来还是极少的,能让他束手无策的事情不多,眼下恐怕是真的束手无策了。几人站在山崖上眼睁睁的看着海面上那些船只,林觉皱眉不动,也不说离开,众人也只能陪他在此干瞪眼。他们也希望林觉或许能想出什么好的办法来。

    一个时辰很快过去,众人明显感觉到海风似乎加大了。呼啸的大风吹得人几乎站立不住。而风中夹杂着冰冷的小冰雹,头顶上阴沉的乌云也变得更厚更浓。海面上也波涛汹涌,浪头一个接着一个,一个比一个高。巨大的海浪撞击岛屿崖壁的声音如雷声轰鸣。在某个瞬间,突然间冰雹夹杂着雪花大,稀里哗啦倾泻.了下来。四周顿时如陷入迷雾之中。

    “快走,避一避。”孙大勇叫道。

    众人忙下了山崖躲在一处崖壁凹陷处躲避。但见天地之间就像是发生了一场战争,天空乌云里像是无数的天兵将白色的箭支射向地面和大海。无数的白线连接着天地之间。地面上黄豆大的冰雹噼里啪啦的跳跃着,很快便填满了地面的坑洼。在冰雹稍息之后,狂风之中,无数鹅毛般的大雪从天空中扑向大海和海岛。像是无数的白色的魔鬼在空中呼啸翻滚。

    林觉还从未见识过海上冬天的风暴,他的经验里,大雪落下无声,风静人定,那反而是一种美。然而,海上的大雪却违背了他的认知,风不但没停,反而更大。雪花不是缓缓的无声飘落,而是被风卷积着如群飞的白蛾,一阵阵的撞击着所有的东西。你能想象一朵雪花打在肌肤上居然有疼痛的感觉么?雪花在狂风的用下便有这种肆虐的效果,落在人裸露的肌肤上会有一种砸上去的感觉。

    众人呆呆的看着这暴虐的海上的风雪,都深感震撼。一时间连其他的事情都忘了,都怔怔的看着天地之间发生的这一切。

    突然间,林觉大叫一声道:“不好!”

    众人愕然看着林觉,但听林觉道:“这样的风暴,船在海上还能待么?”

    “夫君是何意?”高慕青道。

    林觉道:“女真人和朝廷的船只在海上根本待不住,然则他们……他们……”

    “他们要上岸!”白冰娇声叫道。

    “可不是么!他们必须的上岛避开风浪啊,这样的天气,在海上不是找死么?任他什么大船也经不住啊。”孙大勇一拍大腿叫道。

    “然则……我们岂非有危险了?他们上岛,会发现我们的。”高慕青也明白了过来。

    林觉沉声道:“倒也未必。他们上岛避风是一定的,但未必会发现我们。不过我们得加倍小心。我估摸着他们得去北边的码头靠岸,一会儿我们便往南去,尽量不要靠近他们。而且,他们一定还没谈完,我倒是很想知道他们谈了些什么。没准还有些机会破坏他们的谈判。最起码也得知道他们谈论了些什么。”

    孙大勇冒着风雪去通知留在东岸树林里的众人离开,一行人顶着暴风骤雪往南艰难行去,最终,在海岛南侧沙滩旁的树林里找了一块巨岩下方的空地,临时搭建起了一个避风的场所,众人便佝偻在这岩石之下躲避风雪。

    这一场风雪肆虐了足有一个多时辰,待其停歇之时,天地之间已经变得白茫茫一片。树木沙滩岩石山崖都已经全部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雪。而且那雪硬实的很,不像是陆地上的松软之雪。那可都是一片片砸在地上岩石上树枝上的,像是夯土一般的砸的硬硬实实的。

    风也变得小了许多,雪停之后,孙大勇登上左近高处往海面眺望,南侧海面上一艘战船的踪迹也没有了。要么便是全部翻覆了,要么便是已经停靠在海岛某处了。